•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
  •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 > 竹馬男友營業中

    第一章 間諜“準女婿”

    發表時間: 2021/07/09

    又是一個令人神清氣爽的大晴天,還有微風徐徐,不出門真是太可惜了。但更可惜的是,出門是因為被爸媽逼出門相親,在她看來實在是辜負了這好天氣……

    “你笑什么呢?”蘇然看向正在開車的夏磊,發現光是看側臉就知道他在笑了,還笑得有些幸災樂禍。

    “沒什么——就是在想你這次的相親會多快結束。不知道會不會刷新上次的記錄?”這是夏磊第十八次“押送”蘇然去相親了。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覺得蘇然這次的結局和前十七次不會有什么不同,多半是一拍兩散,還可能是不歡而散,想到這里,他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角不往上翹。

    蘇然抬手揉了揉眉心,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上次和自己相親那個人,從和她見面開始就一直沒停下抽煙,這叫她怎么忍???當然是五分鐘就把對方踢出局嘍!

    正頭疼,突然一聲急剎車傳來,蘇然就對著夏磊怒吼:“你開車專心點??!我可不想給你當墊背——”

    “意外,意外……”夏磊自知理虧,賠笑地說著,“這桑塔納是老爺車了,難免不那么好用……”說完,就又開動了車子,繼續往前。

    蘇然贊同地點點頭:“咱們報社領導也真是摳門了點。”她是個地方小報的記者,工作說忙也不忙,但也不至于清閑。而夏磊則是小報里唯一一名攝像師兼司機的存在。小報比不上家大業大的大報,所以人工費能省則省了。就這輛老舊桑塔納還是社里排名第二的車了,再往上就是領導自己用的了。好在報社雖然小氣,但對員工不算太苛刻,這桑塔納的鑰匙是全權交給夏磊的。所以他就經常拿來私用一下,“押送”蘇然去相親。

    “我說,這次你還是撐久一點?岳母可是下了死命令的,說這次介紹的人條件很好,你一定要耐心,多和人家接觸一下。”夏磊突然語重心長地對她說。

    蘇然苦笑:“她哪次不是這么說的……”對她媽的選人眼光,她是不敢指望的。

    “也是。”夏磊咧嘴一笑,欠扁地說,“我就說,你再不討人喜歡,也不至于連續失敗十幾次,沒人要??!”

    “哼,誰不討人喜歡了?那是你沒眼光——”蘇然冷哼一聲。她身邊這人,和她的關系,說好聽一點,是青梅竹馬,說難聽點,就是從小的冤家對頭。

    蘇然和夏磊兩家的父母是多年的好友。據說連當初兩家母親生產也不過是一前一后進的產房。又正好是一男一女,兩家人覺得太有緣分了,就干脆給孩子定了娃娃親,還說笑要讓夏磊當上門女婿。

    不過,蘇然是從小就看夏磊這個嬉皮笑臉的人不順眼的,夏磊也不喜歡她仗著比自己早出生一個小時,老是用小大人的樣子教訓她。所以兩人就成了一見面就吵鬧,甚至打架的小冤家。但不是冤家不聚頭啊,這不,現在又聚在一家報社工作了……

    “哦……我都忘了,我可是你名義上的未婚夫??!”夏磊騰出一只手,一拍額頭,做恍然大悟狀。

    “少貧嘴!”蘇然白了他一眼。他可是隔三差五就拿岳母的“準女婿”這個身份來膈應自己,會忘記了才怪!而且他那一口一個“岳母”還叫得那么順溜。

    “那就說點正經的——”夏磊點點頭,“岳母說了,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為以后做做打算了。即使不急著這一兩年就結婚,也得談個對象,積累點經驗了!我覺得她說得挺有道理的,我記得你連一次像樣的戀愛都沒談過的吧?這可不行……”

    “說得好像你談過一樣!不走心——”蘇然打斷了他。

    吃了一癟,無法反駁,夏磊索性不說話了,專心開起車來。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桑塔納終于慢悠悠地停在了一家西餐廳前。蘇然下了車,夏磊將車窗按下,對她說:“我先去別處轉轉。什么時候結束就再給我打個電話,我送你回去。”

    蘇然給他打了個OK的手勢,就轉身快步離開了。畢竟因為堵車,她已經遲到十分鐘了。出于記者的職業習慣,她從來沒有沒有讓采訪對象反過來等自己的道理,所以十分排斥遲到這件事。

    按照老媽和她說的,那人和她約在靠窗的三號位。蘇然進入餐廳后,環視了一圈,很快就鎖定了目標,朝著對方走去,大方地問:“你好。請問是唐宇斌先生嗎?”

    “對,是我。”唐宇斌正隨手翻看著雜志,聽到蘇然的聲音,連忙站起身,伸出手,“你就是蘇然小姐吧?你好!”

    面前的唐宇斌一身筆挺的西裝,頭發也打理得整潔,行為舉止也極有風度,讓蘇然不由抿唇一笑,和他輕輕一握手。

    “蘇小姐請坐吧。”唐宇斌保持著適當的笑容,做了個“請”的手勢??刺K然先坐下后,自己才跟著坐下。

    這一舉動更是大大增加了蘇然對他的好感度。于是蘇然終于上了點兒心,回憶了一下出門前自己老媽提供給自己的“情報”。依稀記得好像說唐宇斌是中層企業的一名中層管理,學歷好像也挺高的。

    “蘇小姐?”唐宇斌看她一坐下就出神了,不禁覺得她有些可愛,輕喚了她一聲。

    “???”蘇然急忙回神,尷尬地笑笑,“那個……不用叫得這么客氣,叫我蘇然就可以。”

    唐宇斌從善如流地點點頭:“好,蘇然。那么你也不用先生長先生短地叫我了。”

    雖然還有點別扭,不過蘇然也不好推辭:“……好,宇斌。”

    “要點餐嗎?”唐宇斌滿意地笑了,笑意直達眼底,很溫和,“這家的牛排和糕點都很不錯。”

    “我不熟悉這家,不如你幫我點吧。”既然是對方請客,那就把主動權交給對方。蘇然是這樣想的。

    蘇然的爽快倒是讓唐宇斌雙眼一亮,就揚聲叫來了服務員,很熟練地點了兩人的餐。雖說是幫蘇然點餐,但他還是在點每樣菜的時候都征求了一遍蘇然的意見,看她是否有忌口。這讓蘇然覺得,也許這會是自己最愉快的一次相親了。

    點餐結束后,是一小段時間的沉默。不過好在唐宇斌給她叫了一杯橙汁,還能分散一下注意力。

    她是很抵觸相親的,所以從來都沒想過應該在這種時候找點什么話題來聊。

    早知道她就應該聽夏磊的,去買一本《五十個相親常用話題》來看一看。蘇然腹誹著。

    “蘇然?你好像很喜歡出神。”唐宇斌依舊笑得溫文爾雅。

    “沒有!我平時不這樣的——”蘇然連連搖頭,“我只是不知道要說點什么好。”

    唐宇斌聽后,竟然認真地點點頭:“老實說,我也不太會聊天。兩個原本不認識的人第一次見面,談深談淺了,都不太好。”

    看他一本正經的模樣,蘇然忍俊不禁:“也沒有那么夸張啦!和我說話不用太緊張的,只要不是太出格的,我都不會生氣的。”

    唐宇斌仿佛松了一口氣一樣,笑說:“那你脾氣真的很好啊……”

    這似乎是由衷的夸獎。不過蘇然想起夏磊經常說她脾氣丑,就只是扯了扯嘴角。

    “聽說蘇然你是記者?這個職業很辛苦吧。”

    不能免俗的,兩人還是要談一談職業的。不過唐宇斌這個開場并不讓蘇然反感。她最不喜歡一開場就很不走心地說“你這職業很好”或者“我曾經也想做這行”之類的話,簡直和寫小學生作文沒兩樣。

    于是她淺笑道:“各行都有各行的累吧。我就在一個小報社,要說很辛苦,倒也算不上。你呢?中層管理會很忙嗎?”

    “時間總是擠出來的,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再忙也不會犧牲了生活。”唐宇斌說得很從容。這種生活和工作的態度蘇然非常欣賞。

    “是啊——不過為了生活犧牲工作也不太好啊。我就沒辦法接受結婚生子以后,就讓女方辭掉工作,做全職主婦。”蘇然大大咧咧地說著。

    唐宇斌卻笑問:“所以蘇小姐前十幾次相親失敗,都是因為這個嗎?”

    “才不是!都是我看不——”蘇然否認的話脫口而出,接著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秘密。”他神秘一笑,并不打算告訴她。

    蘇然不滿地嘟嘴,轉頭看向窗外:“這有什么好得意的……”

    盡管如此,唐宇斌也還是沒有要揭曉答案的意思,而是接回剛才的話題:“我也覺得即使兩個人都結了婚,也應該保持私人空間,彼此都是獨立的。任何一方為家庭犧牲太多,都有可能造成婚姻的不平衡。”

    “噗此——”蘇然轉回來,直視他,“你這話說得怎么好像《非誠勿擾》上的專家?”

    “我最近正有打算去試試看能不能以專家的身份參加個相親節目。”唐宇斌居然正色地點頭。

    蘇然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

    見她笑得開懷,唐宇斌也勾起了嘴角,眼底笑意更濃。

    兩人說笑間,西餐可算端上桌來了。蘇然的面前是一份牛排、一份水果沙拉和一道法式甜點,而唐宇斌面前只有一份牛排和一盅湯羹。

    “你只吃這么點?”蘇然忍不住問??此烁唏R大的,身高怎么也有一米八,居然比她吃得還少。

    “哦。平時應酬多,嘴也有些挑了,看到這些不是太有食欲。”唐宇斌隨意地答了一句。

    幾乎是下意識的,蘇然就蹦出了一句:“那你看到什么有食欲?下次可以換你喜歡吃的,不用一定挑好環境。”

    唐宇斌怔了怔,隨即笑意融融地望著她只答了一個字:“好。”

    被他這樣盯著看,蘇然不知怎的突然不好意思起來,臉也有些發燙,就低下頭切起牛排來了。耳邊傳來唐宇斌的低笑聲,讓她更不敢抬頭了。

    正當她切牛排切得起勁的時候,唐宇斌的一句話卻突然飄了過來。

    “你切牛排都是用刀背切的嗎?”

    什么?!蘇然呆住了。仔細一瞧,她還真是在用刀背切,就覺得怎么有點難切呢!這下她更窘迫了,自己怎么會鬧了這么大個笑話???!

    “那個……我在想心事,一時沒發現。”她干笑著,“不過我發現刀背切起來也很方便??!沒什么差別——”

    要欺人就必須先自欺。說完,她還鼓起勇氣抬起頭,一臉堅定。

    “是嗎?那我也試試。”唐宇斌聞言挑眉,竟然也把刀子一轉,用刀背切起牛排來。

    完了……蘇然用手捂住了臉。

    “還真是差不多??!”結果某人居然用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的語氣肯定了她的說法。

    “什么?”蘇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唐宇斌又是幾聲低笑:“確實差不多,還挺有趣的。”他居然就不打算用刀刃了,也不怕別人笑話。

    知道他這是為了不讓自己尷尬,蘇然心中一暖:“謝謝你啊……”

    用刀背切牛排這個插曲過后,兩人又開始東拉西扯地聊起天來,話題輕松,有一句沒一句的,氣氛很好。一頓飯愣是吃了快兩個小時,創造了蘇然的相親記錄。

    “可以互換一下手機號碼嗎?我對蘇小姐很有好感。”唐宇斌還是習慣性地用了客氣的稱呼。

    “啊,可以??!”蘇然對他的印象也不差,爽快地和他互留了電話。

    結賬之后,唐宇斌站起身說:“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有人來接的。”蘇然擺擺手,回答得很自然。唐宇斌的眼底卻閃過詫異的光芒,并且堅持要親自送她。

    “這——好吧,那你等等,我給他打個電話。不好意思啊……”蘇然說著就撥通了號碼,走到一邊壓低聲音對夏磊一口氣說下來,“喂,夏磊,你不用來接我了。就這樣,先掛了。”

    “喂——你說清楚怎么回事!”

    蘇然卻沒理睬他,自顧自掛斷了電話,重新走到唐宇斌面前,笑說:“好了,我們走吧。麻煩你了。”

    “不用和我客氣。走吧。”唐宇斌倒也沒問她是給誰打電話,盡管他似乎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年輕男人的大呼小叫聲……

    而另一邊,夏磊被蘇然給摔了電話后,就立刻在原地左三圈右三圈地繞了一通,才把自己的火氣給壓下去。

    “好個蘇然!真是見色忘友??!居然敢直接摔我電話?”用腳趾頭想,他都知道蘇然這次居然是相中了對方,所以用不上他來接送了!

    又轉了幾圈,夏磊突然靈機一動,面上露出賊笑。讓她把自己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也得給她找點不痛快!

    于是他當下從街邊坐回車中,撥通了“未來岳母”的電話:“岳母,我是夏磊——”因為娃娃親的關系,他從懂事開始就喜歡這么半開玩笑地叫,叫到后來順口了,也不想改了。

    “阿磊??!怎么了?”蘇然的母親秦臻一下就聯想到了最糟糕的情況,“是不是蘇然她又不滿意人家,把相親給搞砸了?”

    “不是!不是!這次恐怕有大進展!”夏磊的眼珠轉了轉,看了眼手表,笑著說,“具體情況我是不知道,不過這次的相親時間足足持續了兩個小時,可不是大突破嗎?而且啊,我剛才還接到她電話,說是不用我去接了!估計是人家要送她回家——”

    秦臻一聽,喜笑顏開:“真的?這丫頭總算是開竅了!我就說這個不錯!”

    “確實難得。”夏磊得意地勾了勾嘴角。這下蘇然一回家恐怕就要被“審問”得頭大了吧?

    “阿磊??!我還有一件事情得拜托你來辦……”秦臻突然欲言又止。

    夏磊和蘇家二老關系向來好,兩家都是把彼此的孩子當做自家孩子對待的,當然沒有說“不”的道理,于是一口應下。

    “什么事?我一定努力辦到。”

    “好,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秦臻在電話那邊笑著點點頭,“這人老了,和你們小年輕肯定是有點代溝的。我要是和小然問起,她未必會和我說老實話,要是弄巧成拙就不好了……所以能不能麻煩你來替我打聽打聽她的想法?如果真有戲,你再幫我多撮合撮合?”

    夏磊聞言一怔。這是讓他當間諜,深入敵后,打探敵情?

    “你和我們家小然那是穿著開襠褲時候就在一起打鬧的,她也就在你面前口無遮攔,套話方便,這忙你可得幫??!”感到夏磊有些猶豫,秦臻急忙補上一句,“我和他爸都相當信任你的!”

    “這……好吧。”夏磊揉了揉眉心,覺得自己還真是自作自受。

    得了他的回答,電話那頭傳來一串笑聲,秦臻和他又說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哎——”夏磊沮喪地往后重重一靠,嘆了口氣。這間諜哪里是那么好當的?更何況秦臻似乎還希望他能順手再當個紅娘!這算不算自作自受?

    垂頭喪氣了一會兒,“岳母”大人的話還是要照辦的。于是夏磊就一面開車回去,一面盤算起了明天要如何從蘇然那里套話……

    “阿嚏——”在車里的蘇然突然打了個噴嚏。

     

    唐宇斌分心看了她一眼,體貼地問:“是不是冷氣開太大了?”

    “不會,不會……”蘇然連忙笑著擺手。奇怪了,這大夏天的,又沒感冒,車里冷氣也不算太強,難道是誰在算計自己?

    “那就好。”唐宇斌輕笑一聲,接著有些欲言又止,“我……”

    “怎么了?”蘇然轉頭看他。

    唐宇斌抿了抿唇,然后才說:“我知道才見第一面就這樣說很唐突,不過我確實是挺喜歡蘇小姐的。你可以試著……用對戀人的期許和我相處看看嗎?”

    如此鄭重其事的請求,蘇然還真有些說不上來的感受。不過天性善良的她并沒有認為是唐宇斌的請求有什么不對,只是覺得自己可能還不太能適應相親的節奏。于是她還真是偏頭認真考慮了一下,然后笑著點點頭:“好??!其實相親原本不就是這樣的嗎?我們相互有好感,就以這樣的期許再多接觸看看,當然沒什么不好。”

    才說完,她突然有些羞赧:“我是不是太直接了……”

    “不會!我很喜歡你的坦承。”從側臉看,唐宇斌笑得很真誠。這樣的笑容讓蘇然從心底里喜歡。

    兩人把話說開了,氣氛也重新活躍了起來,對彼此的稱呼也不再拘謹,在車上倒也閑聊甚歡。

    到了蘇然家樓下,唐宇斌很紳士地先下車,繞到副駕駛幫她打開了車門。坐慣了夏磊的車,從來都是大大咧咧自己下車,然后帶著挑釁的笑容重重摔上車門給夏磊一個驚嚇的蘇然,此刻有些受寵若驚,連說話的聲音都不自覺地變小,變溫柔了……

    “謝謝……”蘇然微微低著頭,“那我先回去了。”

    “嗯。過幾天我再約你。”唐宇斌笑著點點頭,目送她離開。

    帶著莫名的心虛回到家的蘇然,一進門就感到一道八卦的、賊賊的目光粘在了自己的身上。每次她相親回來,老媽都要對她盤問一番,這次估計也不會例外。

    “小然啊……”秦臻果然笑著迎了上來。

    “媽,我回來了……”心思千回百轉之間,蘇然已經想到了好幾套敷衍的說辭,眼珠一轉,已經準備“接招”了!

    秦臻笑瞇瞇地點頭:“好!好!外面日頭大,快回屋喝口水休息一下。”

    “???”蘇然一時腦筋短路。

    “怎么了?我這次不盤問你了,你還渾身不舒服了?”秦臻瞪了她一眼,“是不是還心想著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蘇然連忙賠笑:“您說什么呢!哪有這回事——那我先回屋了!”說完,她就生怕秦臻反悔似的,腳底抹油一下溜進了自己臥房,順手把門帶上。

    半個小時候,放松地靠在電腦椅上,蘇然悠哉地剝著葡萄,心里依舊納罕,不知道自己的老媽怎么就轉性了?剛才她端葡萄進來,居然也只是為了送水果,沒有隨口刺探“軍情”。

    搖頭晃腦地琢磨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蘇然也就放棄了。

    打開電腦,自動聯網的QQ就彈出了消息,是蘇然的閨蜜方菲發來的。方菲和蘇然是大學時候的舍友加閨蜜,念的都是師范類的中文專業,蘇然因為對記者這個行業的熱愛而把教師資格證給閑置了,方菲則是完全地專業對口,成為了一名人民教師。

    “聽說你今天又去相親了?”方菲給蘇然的留言后面還加了一個猥瑣賊笑的表情。

    “又是聽夏磊那個大嘴巴說的?他怎么這么八卦??!”

    方菲也是認識夏磊的。

    剛才還黑白的頭像在收到蘇然的消息后變成了彩色,方菲明顯是在隱身。

    “他和你待在一起的時間多了,難免開口閉口都是你嘍——”

    “你這話倒像是在吃醋??!”蘇然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移動著。

    “我要是吃醋,這么多年早就被你酸死了!別岔開話題,這次相親感覺如何?聽說對方條件不錯?”

    “中等吧。聊得還可以。”

    蘇然想了想,只做了一個中肯的回答。

    “那就有門!我還指望你相親相出點經驗,以后也帶上我這個菜鳥呢!不是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嗎?你要是真覺得這次的人不錯,回頭就讓他把朋友都交出來吧——”

    因為職業的緣故,方菲平時接觸最多的就是學生、學生家長和同事。但是這三類人都不是她所中意的。奈何圈子太窄,確實認識不到更多人了,只能寄希望于相親。

    屏幕前的蘇然看到方菲理所當然的語氣,差點被口水嗆住。自己和唐宇斌都還八字沒一撇呢,這小妮子居然就要人家把哥們交出來給她“翻牌子”了!

    “你可真會設想??!”蘇然咬牙切齒。

    “好說,好說……”方菲送上了一個諂媚的笑臉表情,又發了一條消息來,“我這事也不著急,你和人家交往不用有心理壓力的!”

    蘇然的嘴角抽了抽,給她發去一個嘔吐的表情,就關掉了QQ,打開文檔來起草下周要用的采訪提綱。

    這一天剩下的時間都過得平淡無奇,提綱寫完之后正好是晚飯時間,不論是吃飯時,還是飯后一家人坐在客廳看電視,蘇家二老對相親一事都是只字不提,蘇然反而有些心癢癢。她想這大概就是人的劣性根了……

    周末過去,每周一一上班就要開例會,報社里的眾人忙到了十點才各自閑下來。蘇然坐在辦公室的小隔間里,頻頻感到夏磊對自己放來的“電波”,好像是有話要說。

     

    于是蘇然站起身,隨手拿了個文件夾,裝模作樣地離開了位置,來到走廊偏僻處。夏磊很快就尾隨而至了。這個角落是個死角,總編從他的辦公室里看出來,能把整個大辦公間一覽無余,但唯獨看不見這個地方。所以辦公室里的人都把這里奉為“開小差”圣地!

    “說吧!找我什么事?”蘇然雙手環抱在胸前,斜眼睨著他。

    “哎呀——其實也沒什么……”夏磊覺得自己有點抹不開這嘴,雖說自己和蘇然一直是無話不談,不過下面他要談的內容似乎涉及到隱私了。不知道會不會被蘇然嘲笑自己八婆……

    蘇然可沒那么好的耐心,做出抬腳就要走的架勢:“你再不說我就先去忙了!”

    “別——”夏磊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拽回來,“其實就是想問問你相親那事兒……你那天突然打電話來不讓我送,是不是讓人家送你回去了?”

    “不是我讓人家,是他堅持要送我。”蘇然翻了個白眼,糾正他。

    “最后結果不是一樣的……”夏磊輕咳了兩聲,又問,“對了,他叫什么名字來著?”

    蘇然懶懶地吐出三個字:“唐宇斌。”

    沉吟一聲,夏磊摸了摸下巴:“唔……你說他堅持要送你,說明他對你印象還不錯嘍?那你呢?你對他看法如何?”

    這話才說完,蘇然就奇怪地盯著夏磊看,直到把他盯得快要發毛了,才笑著回答說:“我對他的印象也不錯,挺風趣的,也很有風度。我們還相互留了手機號碼呢!不知道他說過幾天再約我,是要過上幾天……”

    對于這個一起穿著開襠褲長大的發小,蘇然一向是口無遮攔的,想怎么說就怎么說了。

    “進展這么快?”夏磊有點愣住了。他聽出蘇然的語意中隱含期待,一時間也忘記了接下來要問的話。

    “也不算快,只是都有意愿繼續相處看看而已。”蘇然不以為意,“你——”

    “喂——”

    蘇然正準備問夏磊怎么突然魂不守舍的,卻突然被人從背后拍了一下肩膀,嚇了一大跳:“啊——”

    后面那人見目的達到,咯咯一笑地轉到蘇然身前,原來是兩人的同事周小寧。她整個人都很嬌小,五官精致,唯一的缺點就是眼睛小了點,但算是個可愛類型的美女。

    “哎……你嚇死我了……”蘇然見是她,拍了拍心口。

    “心虛了吧?你們兩個上班時間跑到這里來開小差,小心總編巡邏哦!”周小寧挑眉說著。

    蘇然笑著搖搖頭:“那你怎么也來這里?”

    “嘻嘻,我是來找夏磊的。”周小寧說著,轉向夏磊,笑得很甜,“夏磊,我有個采訪稿是需要照片的,和人約好了下午一點碰面,你陪我跑一趟吧。咱們可以先順路吃個午飯,再去采訪。”

    周小寧對夏磊一直有好感,因此才特別喜歡接一些需要照片的采訪,這是辦公室里的人心照不宣的事情。只是她也從來沒有公開表白過,夏磊就仿佛沒察覺到其中的微妙,除了對蘇然一貫親近以外,對所有女記者都表現得一視同仁。

    “這……不然再過一會兒吧。我和蘇然還沒談完……”夏磊直覺自己還有些話沒問完,不太想立刻就離開??善膊恢罏槭裁?,從蘇然坦白她與唐宇斌的進展后,自己就有點渾渾噩噩的,思路不清晰。

    “又不是公事,回頭再談也來得及??!”周小寧不滿地說,“我和采訪對象已經約好時間了,不好亂改的。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有這種采訪你應該早點和我打招呼,不是搞這種臨時突擊。你也不是新人了吧?怎么做事還這么毛躁?”雖然夏磊說得很對,但因為語氣不善,讓周小寧覺得很下不來臺,眼光都給氣紅了。

    蘇然看周小寧的樣子,有些同情,于是開口勸說:“夏磊,你這沖人家發哪門子的火呀?要生氣也不是這時候,確實不能讓受訪者等太久,還是快和小寧一起去吧。你還想問什么,我們回頭再聯系唄。”

    夏磊臉色陰沉地聽完了她的話,也不知道哪句不中聽了,冷哼了一聲,也不告別就賭氣一樣地走了。周小寧當然也追上去了:“你等等我——”

    “莫名其妙……”蘇然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也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

    因為和夏磊的不歡而散,蘇然連午飯都沒什么心思吃,一時也有些氣悶。凡是影響她食欲的,必須都是敵人!

    蘇然在不愉快中度過了幾個小時,夏磊和周小寧兩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這一趟采訪跑得實在別扭,兩人之間說的話總共不上五句,比之前每次的都要尷尬,卻又說不出哪里不對……

    夏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了。他一進大辦公間,視線就率先落在了蘇然的身上。蘇然感受到背后有人在看自己,就轉過身,對上他的目光后,竟然詭異地傻笑了一下。

    似乎對她的反應很詫異,夏磊也勾了勾嘴角,又和沒事人一樣,變得嬉皮笑臉。

    過了一會兒,蘇然的QQ上就收到了夏磊的訊息:“還有后續的話,記得和我分享??!”

    原來是八卦之魂沒有得到滿足,所以早上才不高興的嗎?這人還真是……蘇然在心里默默搖頭,因著他的恢復如常而心情輕松不少,但又莫名有些沒由來的失落感升起。強壓下微妙的情緒,她給他回復了兩個字“好的”,順便附送他一個大大的笑臉!

    “算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個大男人在女記者堆里待久了,八卦聽多了,難免要受影響的。”蘇然暗自低語了句,就開始專心伏案修改采訪稿來。

    “咝——冷氣太大了嗎?”躲在洗手間給“岳母大人”匯報完情況的夏磊突然感到背后一涼,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感到一陣心慌……

    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