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
  •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 > 竹馬男友營業中

    第二章 那一段時光歡愉

    發表時間: 2021/07/09

    盡管蘇然答應有后續就和夏磊分享,但奈何一周過去唐宇斌也沒聯系過她。蘇然也不好意思主動去聯系他。夏磊幾次旁敲側擊地問起,蘇然只好在新一周的例會后老實坦白——兩人的進展好像停擺了。

    “嗯……沒關系,不差這一個,以后還會有的!”夏磊卻很是仗義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痛不癢地安慰道。

    “哎——”蘇然則是苦著臉,“只是這樣一來,我媽又要給我張羅起來了。才消停幾天呢……”

    夏磊咧嘴一笑,沖她擠了擠眼睛:“看你一直相親,也挺累的!這樣吧,這回包在我身上,讓你休息一陣子。”

    “你要怎么做?”她自己都拿自己的父母沒辦法,他還有辦法?

    “山人自有妙計!”夏磊神秘一笑。

    見他不打算說,蘇然也只是聳聳肩,那她就只看結果,不問過程嘍——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這個結果居然能來得這么快!當晚,她在臥房里上網的時候,就聽到自己的老媽在客廳里和誰正打著電話,就悄悄把臥室的門打開一點兒,偷聽了起來。

    “是,是……阿磊你說得也有道理。這事急不得,是要過個過程。放心吧,我不會總逼著她的。”

    “哎——小然有你這么個朋友真是她的福氣啊……”

    聽到這里,蘇然就歡喜地關上了門,心道這夏磊還真是有兩把刷子,也不知道怎么哄騙自己老媽的,竟然讓老媽如此心悅誠服地答應不再逼著自己相親??商K然又哪里知道,其實夏磊就是巧妙地謊報了“軍情”,告訴秦臻蘇然和唐宇斌一切順利,緩慢進展中,不用追得太緊而已……

    心情愉悅的蘇然隨手打通了閨蜜方菲的手機,準備煲一煲電話粥。

    “是不是準備帶我去相親啦?”誰知道方菲一接起電話就問了這么一句,愣是把蘇然給噎住了。蘇然還真沒看出,方菲是個相親狂……

    于是蘇然無比遺憾地嘆了一口氣:“恐怕這次又要讓你失望了。”

    “為什么?你和人家又掰了?”方菲急忙追問。

    蘇然翻了個白眼:“什么叫又掰了?我正兒八經的戀愛都沒談過,和誰掰去?可能是人家后來想想,又沒那么滿意我吧,沒有和我再聯系。沒準是又參加了一場相親,有了更中意的對象。”反正不想交往的理由總是千奇百怪,層出不窮,僅次于各式各樣的請假理由……

    “哦……算啦,我也沒對你沒抱太大的希望。”方菲一副“我才知道你會掉鏈子”的口氣,“不過,你是不是對人家印象不錯嗎?不打算主動爭取一下?”

    主動爭???蘇然好像從沒有過這種概念……

    甩了甩頭,她回答說:“不了,強扭的瓜不甜。”

    “你都還沒扭,就知道是強扭了???”方菲恨鐵不成鋼地說,“我要是有你一半的相親機會,早就嫁出去了!”

    “我們真應該換下父母……”蘇然扶額。方菲這種相親狂的父母是極其排斥相親的,他們認為堂堂人民教師不斷相親,一天換一個共進晚餐的對象,實在不夠嚴肅莊重!

    又胡亂和方菲閑扯了幾句,蘇然看時間晚了,就興意闌珊地掛斷了電話,捧了一本書到床上,準備看一會兒書就睡覺。

    半個小時后,她連續打了幾個哈欠,就放下了書,鉆進被窩?;杌栌H,她突然想到夏磊幫了自己這么大一忙,自己是不是得鄭重感謝他一下?是請吃飯還是送禮物呢……可惜還沒想出結果來,她就沉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暫時擺脫相親的蘇然神清氣爽地來到了辦公室,只感覺整個冷色調的辦公室都變得多彩可愛了!把挎包往辦公桌上一放,將一個塑料袋提起,她就直奔向不遠處的夏磊。

     

    “給——”

    夏磊詫異地看了她一眼,將塑料袋扯下,露出了疑似“愛心早餐”的便當盒:“這是給我的?”

    “是??!我特意讓你的岳母大人多做了一份早餐,給你帶來了。我知道你平時都是隨便買點面包在辦公室對付一下,所以幫你改善一下伙食。”蘇然干脆地點點頭,“就當做感謝你替我搞定了相親那事的答謝吧。”

    “原來是這樣……”夏磊明顯松了一口氣。

    蘇然冷哼一聲:“難道你覺得我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你果然了解我!”他居然一臉認真地回應了她的猜測。

    “哼!好心沒好報——”蘇然拉下臉,轉身就走了。

    憑著夏磊對蘇然的了解,他知道她不是真生氣了,所以也不急著追上去,而是選擇了先享用面前的這一份早餐。打開便當來,發現是清淡的瘦肉粥配上一些早餐小菜,很精致,看著也開胃。

    把便當盒掃蕩一空后,夏磊心滿意足地打了個飽嗝,發生一聲喟嘆。接著他又想到什么,拿起手機,打開微信,給蘇然發了一條語音:“謝謝你的早餐啦!便當盒我帶回去洗好了還給你。”

    蘇然這邊聽完語音后,只是輕笑一聲,就把手機扔到一邊,就開始抓緊時間準備半個小時后的例會所需要的材料了。

    其實這次的例會蘇然是有些期待的,因為這次例會的內容是針對下半年整個報社工作的宏觀政策,當然也包括一些人事的變動。對于升職,蘇然志在必得!

    半個小時后,會議室里。

    “下半年我們的報紙會進行一次改版,目前具體的改版方案還沒有最終確定,只出了一個草案,一會兒散會后我會通過郵件下發。大家看過之后把意見和建議回一封郵件來,下周例會上再討論一下,把方案敲定下來。”總編坐在正中央的位置,緩緩說著,“不過一個總的思想就是,報道要求新求快,圖文并茂。所以以后需要攝影圖片的采訪稿可能會增多,夏磊你會比之前忙一些了。”

    “這個沒問題。”夏磊點點頭。之前的工作量確實不多,再忙一點是正常范圍內。

    總編笑了笑:“好。那下面來宣布一下關于人事變動和升遷的問題……”

    蘇然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低著頭不斷絞著自己的十指,半是期待半是緊張。終于,在一長串的人名和變動宣布之后,蘇然的名字從總編的口中蹦了出來。

    “蘇然,你這兩年在社里的表現很不錯,我考慮提升你做首席記者。但是你畢竟資歷尚淺,所以接下來的半年是你的考核期,我會多派給你一些重點報道、出差任務和培訓機會,給你鍛煉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很好地把握住。”總編說著望向蘇然的位置,“這個安排可以接受嗎?”

    “可以!我一定不會辜負總編的信任——”蘇然興奮地抬起頭,雙眼極亮。她在大學時候,就聽老師提起過一個學長,說他只花了三年時間就成了報社的首席記者,所以她自己也一直以此為目標激勵自己!

    總編滿意地點點頭,做了這次例會的結語:“好。這次的例會內容就先這么多了,稍后有補充的地方,我會再發郵件。下半年又是新的開始,大家繼續努力!散會吧——”

    眾人紛紛起身,陸續離開了會議室。夏磊看到蘇然還坐在原處,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扯了扯嘴角,然后走近她,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問:“很高興?”

    “是??!雖然不是正式升職,但好歹希望就在眼前了!”蘇然抬頭笑望著他。

    夏磊點點頭,隨意地依靠在桌子上,修長的雙腿曲出一個優雅的弧度:“嗯,我知道你很喜歡這個職業,當上首席記者也是你一直以來奮斗的目標?,F在突然要實現了,是不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是有點……”蘇然抿了抿唇,輕聲問,“好像是有點太輕巧了?”

    “怎么會?”夏磊俊朗的面容上帶著溫暖的笑意,“你進報社以來,就一直比別人都更努力。我這個旁觀者看得可是清清楚楚。”

    蘇然聽他這么一說,頗受鼓舞地站起身來,湊近他:“你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難道我經??淠銌??”夏磊聳聳肩,站直了身子,兩人的距離一下子變得很近。

    “也對哦,你這個毒舌,難得不是損我,那應該是真話了!”感到他身上男性氣息的入侵,蘇然有些不適應地向后退了小半步,卻沒忘逞口舌之勇。

    夏磊卻突然俯下身,一言不發地盯著她看。蘇然也抬眼看他,這么近距離之下,她恍然發覺,當年那個小屁孩早就長成了高大帥氣的男人,劍眉星目,薄唇微勾,一臉英氣。這種感覺真是挺微妙的……

    “喂——”

    被猛地從沉思中驚醒,蘇然大驚,又倒退了一大步:“你想嚇死我??!”

    “你真沒有什么要對我說的?”夏磊的眉毛糾結了。

    “什、什么話?”蘇然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結巴了,還有點心虛,都不敢再抬頭看他。

    夏磊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我這又恭喜你,又給你吃定心丸的,你都不打算對我表示表示?請吃頓飯之類的!”

    話音才落,蘇然就刷地一下抬起了頭,一臉憤怒:“夏!磊!”用帥哥的臉來做這種蹭飯的事情很有趣嗎?!害得她,害得她剛才……

    “在!”某人立刻立正。

    喘了幾口粗氣的蘇然終于把怒氣平復了下來,直覺自己被耍了,準備雙倍奉還。于是她眼珠轉了幾圈,面上露出平和的笑來:“好啊——報社對面那條街不是新開了一家韓式燒烤店嗎?我們今晚就去吃吃看?”

    “這就答應了?”夏磊咽了咽口水。

    蘇然的語氣十分真摯:“嗯。本來相親那件事,只答謝你一頓早餐也不夠,就一起算在今晚的晚餐上吧。”

    “那太好了!下班時候等我,我開車帶你——”夏磊這下疑心全無,心情愉悅地吹著口哨離開了。

    “哼,看我今晚不好好收拾收拾你!”看他走遠以后,蘇然露出了奸詐的笑。

    有了盼頭的一天過得極快,下班時間一眨眼就到了,夏磊一早就收拾好辦公桌,等在了辦公室一旁的樓道處,頻頻向蘇然的位置張望。

     

    就在這時,一個人影擋住了他的視線。

    “夏磊,要不要一起去吃飯?”周小寧獻寶似的從懷里掏出兩張抵用券,“之前抽獎抽到的雙人餐抵用券,快到期了,不吃可惜了。”

    夏磊淡淡地掃了一眼那個抵用券,搖搖頭:“不了,我最近胃不好,吃不了麻辣燙。”

    “啊……這樣啊,好可惜……”周小寧失落地垂下頭,又沒有離開的打算,氣氛變得尷尬。

    “那沒什么事,我先走了。明天見——”夏磊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哎——”周小寧還來不及叫住他,他就已經消失在了樓道的拐角處,“討厭!”

    這邊蘇然還故意要吊著夏磊饞蟲,磨磨蹭蹭不肯關掉電腦,卻猛然覺得背后灼熱的目光消失了,不由奇怪地回頭一望。果然不見了夏磊的蹤影。

    “你人呢?”她打開微信給他發了一句。

    很快夏磊的語音就發來了:“因為我遇到了點麻煩……總之,你直接下來吧,我把車開到門口等你。”

    這語氣好像有點狼狽???蘇然心中大為好奇,三下五除二就把辦公桌給整理好,挎上包下樓了。

    到了樓下,卻不見夏磊的車。蘇然四下張望,這才發現他把車停在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我說你怎么和逃避追殺一樣???遇到什么麻煩了?舊情人找上門?”風風火火地開門坐進副駕駛位的蘇然調侃地問。

    “我的姑奶奶,這么多年,你見過我有情人嗎?還舊情人!”夏磊的俊臉皺成一團。

    蘇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就確實是為情所困嘍?”

    夏磊搖搖頭,低嘆一聲,啟動了車子:“是剛才等你的時候,周小寧要請我吃麻辣燙。”

    “你不就想蹭飯嗎?為什么拒絕?”蘇然瞥了他一眼。

    “我蹭你的飯是有名目的,吃她的就嘴短了。”他還回答得頭頭是道。

    重新把馬尾辮扎緊了些后,蘇然才繼續說:“你可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小寧對你有意思。”

    “我就是知道,才更不能和她一起吃飯了。”夏磊又嘆了一口氣。

    “就這么不喜歡她?”蘇然輕咦了一聲,“我覺得她還不錯呀!長得不錯,性格嘛——雖然我不喜歡她那種愛撒嬌的小女生款,但是聽說男的都喜歡這種。”

    夏磊順勢說:“哦……那你還是不要當我是男的了。”

    “噗——”蘇然忍俊不禁之余,也覺得夏磊這人夠坦蕩。其實從學生時代起,她就知道夏磊有不少追求者和暗戀者,那些人里什么性格沒有?夏磊還不是都拒之門外。

    這么想著,蘇然強行憋著笑意,轉頭看向窗外。

    “你是不是在心里惡搞我的性取向了?”夏磊的聲音冷冷地飄來。

    蘇然驚訝地轉頭:“你怎么知道……”

    得,不打自招了!

    “我還不了解你嗎?”夏磊冷哼一聲,“不過這個念頭你還是打住吧!我的性取向正常,別拿腐女的那套亂想我。”

    吐了吐舌頭,蘇然知道他這口氣是真有些生氣了,連忙沖他擠出諂媚的笑:“不要這么嚴肅嘛——我還沒開始亂想,就已經被你英明地制止住了!真的!”

    “算了……”夏磊迅速瞥了她一眼,然后無力地搖搖頭。本來這事也確實沒什么好生氣的,玩笑而已。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不喜歡蘇然這么想自己。

    這么一鬧,剩下的一路兩人也沒有對話。好在燒烤店距離不遠,很快車就停在了店前。

    “今天我請客,盡管點!”兩人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就有服務員拿著菜單過來了。蘇然慷慨地對坐在對面的夏磊說。

    “放心——肯定不和你客氣。”嬉皮笑臉的夏磊又回來了。

    不一會兒,兩人的桌上就擺上了一大份生菜,三盤牛肉,兩份濃湯和兩杯冷飲。炭火也已經加上了。

    夏磊正準備夾起一片牛肉來烤,卻被蘇然按住了手。

    “哎!等等——”蘇然笑嘻嘻地從他手里把燒烤夾子拿了過來,“我來幫你烤!”

    “……好。”夏磊受寵若驚地看了她一眼,發現她顯得興致勃勃,也不好拒絕。

    于是,十五分鐘后,夏磊的碗里出現了三片“黑焦”牛肉……

    “你就這么恨我?”他的嘴角跟著即將遭殃的胃在抽搐。

    “不是??!可能是我太久沒有來燒烤了,手藝生疏,火候控制不好,才有點烤焦了。”蘇然說著還準備繼續,“我再烤幾片試試!”

    夏磊急忙抓住她的手,求饒道:“別??!”

    “那你先吃?吃完和我說說感想,我好吸取經驗,調整烤的時間。”蘇然依舊笑得可圈可點,雙眼盯著他碗里的牛肉,一臉期待。

    到了這一刻,夏磊要是還沒看出來蘇然是故意整自己,那就太蠢了!看蘇然的神情,是沒打算就此放過自己的,他只好咬牙夾起一片燒焦味十足的牛肉,塞進了嘴里,囫圇吞下。

    “我說……你不知道吃燒焦的東西容易致癌的嗎?”仰頭喝了一大口飲料,夏磊才皺著眉頭開口,“這是很嚴肅的問題??!”

    “人家說的是經常吃,吃很多的情況下,你就吃這一次,三片薄薄的牛肉而已。”蘇然托著下巴,一臉期待地望著他,“還剩兩片呢,快點吃了吧。不吃的話,浪費的可是我的錢。”

    夏磊往后一仰,大手拍上額頭:“那這頓我請總行了吧?!浪費我的錢可以吧?!”

    聽到他磨牙的聲音,蘇然咯咯一笑:“好吧!雖然浪費可恥,不過看在你這么有誠心的份兒上,我就陪你可恥一回。”既然目的達到了,她決定勉為其難地放過他。

    “多謝了啊……”夏磊黑著臉,摸了摸錢包。哎,又要癟了……

    “不謝不謝。”蘇然隨意地擺擺手,“可以開吃啦——我就不幫你烤了。”

    夏磊聞言翻了個白眼,開始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蘇然也使起了自己的筷子,兩人開始在三盤牛肉上展開爭搶大戰。一個為了不白花錢,一個則是為了多讓對方白花錢!

    正當兩人戰得不亦樂乎時,蘇然的手機突然響了。

    “便宜你了!”蘇然瞪了夏磊一眼,放下筷子,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她傻眼了。

    見蘇然的表情微妙,夏磊忍不住問:“誰的電話?”

    “唐宇斌的。”蘇然迅速答了句,就接起了電話,“喂,你好,我是蘇然——”

    夏磊挑了挑眉,嘴唇動了動,最后也沒說什么,就在一旁靜靜烤著肉,豎起耳朵“竊聽”。

    “啊,不會不會……”

    “周五嗎?我想想,目前是沒有其他安排的。除非單位突然要加班。”

    “看電影嗎?我一時也想不出什么片子來,回頭我選好了再發消息給你?”

    整個對話過程,蘇然面上都掛著淺笑,表情生動,時不時地點頭,好像對方能看到似的。

    “好。那就這樣,到時候再聯系——拜拜!”蘇然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周五約會?”夏磊夾起一塊烤肉,沾了點醬汁,自然地放到了蘇然的碗里,“這片我不能吃,勝之不武。”

    蘇然失笑,這還要公平?

    “嗯,就是約我吃個晚餐,再去看場電影。”她吃下烤肉后回答說。

    “哦——”夏磊沉吟一聲,“電影別選太晚的場,八點的吧。”

    蘇然本想譏諷他一句“管得太寬”,但又體會到他的好意,就只是笑著點頭:“知道啦!我有分寸的。”

    這么個插曲過后,兩人默契地把進餐氛圍從戰斗模式調整到了正常模式,有一句沒一句地閑聊起來,精誠合作把桌上的食材掃蕩一空。

    “好飽啊……”蘇然靠著椅背,摸了摸肚子。

    夏磊搖搖頭,喊來服務員,掏出錢包結了賬后才問她:“還站得起來嗎?雖然是我的錢,也不用這么拼命吧?”

    “你不知道,每次你請客吃飯,我都恨不得給胃開個外掛——”蘇然說著打了個響亮的飽嗝,“嗝!”

    “丟人現眼!快走了——”夏磊一臉嫌棄地拽她起身,一路追出店門,把她塞進了車里。結果他自己也才在駕駛位坐好,就也打了個飽嗝:“嗝!”

    正應了那句話叫做五十步笑百步。

    “哈哈哈……”于是兩人對望了一眼,同時暢快地笑出聲來。

    那日之后,蘇然就對周五懷抱了一份隱隱的期待。那種期待很若有若無,一點都不強烈,卻又真實存在?;蛟S是唐宇斌這個人給她的印象確實不錯吧。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卻在電話那頭反復致歉,說是因為臨時被安排出差了一周,才沒有和她聯系。

     

    既然周五要去約會,那么對家里人也是瞞不住的,所以蘇然就索性先和父母打了個招呼。秦臻聽后雖說是眉開眼笑,但也還算鎮定,似乎一切早在預料之中。但一番嘮叨是免不了的,對蘇然千叮嚀萬囑咐,周五的時候要穿著打扮好一點去上班。對于這點,蘇然是一笑置之的。她向來不擅長打扮,穿衣也只求舒適干練,看著順眼即可。

    所以當唐宇斌再看到蘇然的時候,見到的就是白襯衫外加牛仔褲搭配的她。

    “我是不是……穿得太不正式了……”蘇然見他一身筆挺的西裝,有點窘迫。

    “不是。上班不得不這樣穿,本來應該換一套休閑裝的,但是怕耽誤時間,直接過來接你了。是我考慮不周。”唐宇斌反而向她道歉。

    蘇然忍不住咋舌。這人的禮數實在是太周到了,不知道是性格與修養使然還是職業習慣?

    見這個話題無法繼續下去,唐宇斌調轉了車頭后,換了個話題:“上次你說,這次約就換一家我喜歡的餐館吃?”

    “是??!你喜歡吃什么?”蘇然轉頭看他。

    “我知道有家面食做得不錯,也比較清淡。只是普通了點,不知道你介意不介意?”唐宇斌還是在征求她的意見。

    蘇然連忙擺擺手:“我沒那么挑的。平時也就是和同事一起叫外賣而已,哪有那么多講究?”

    “那好。”唐宇斌輕笑一聲,“如果沒吃飽,回頭看完電影出來,還可以再去吃點宵夜。”

    他考慮得這么周到了,蘇然當然沒話說地點頭了。

    “飯館”話題的結束,讓車內重新安靜了下來。蘇然開始努力轉動腦筋,卻死活想不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話題來調動一下氣氛。瞥了一眼唐宇斌的側臉,發現他似乎確實在專心開車,沒有要聊天的意思,也不覺得沉默是尷尬的,她也就作罷了。

    她自認為自己是個多話的,怎么到了唐宇斌面前就這么不健談?難道是經常和夏磊斗嘴給自己帶來的錯覺?其實就是并不擅長正常模式的聊天?真是奇怪……

    “怎么突然嘆氣?”唐宇斌突然問她。

    “啊……沒有,只是想到一個采訪對象有點難約到。”蘇然趕緊找了個借口。

    唐宇斌低聲笑道:“蘇然果然很有事業心??!”

    “你別取笑我了……”她扯了扯嘴角,“我要多和你學習才對啊……”

    這話一出,蘇然自己都覺得自己中邪了!怎么和小學生似的,還整出學習榜樣了——

    眼角余光瞥見她懊惱的神色,竟然十分可愛,唐宇斌不由心中一動,便又沉笑了幾聲,卻沒有繼續接話。

    接下來的路程,蘇然始終低著頭,反思自己剛才脫口而出的低情商語句,直到車子穩穩地停下。

    “到了。”唐宇斌的聲音從身側傳來。

    “哦,好!”蘇然也忘了矜持一點,自己麻利地解開安全帶就鉆出了車子。結果她發現唐宇斌一臉無奈地望著自己,才想起他好像是有紳士習慣的,自己把人家表現紳士的機會給剝奪了……

    蘇然尷尬一笑:“我習慣了……”

    “走吧。”唐宇斌笑著搖搖頭,鎖好了車,就自然地牽過她的手往店里走。蘇然猶豫了片刻,最終沒有掙開手。

    唐宇斌還真沒有謙虛,這家面食店確實很普通,店面只有中等大小,面的種類也不算多,但絕大多數都很清淡,且分量足。

    在車里還寡言少語的唐宇斌在飯桌上卻很健談,一邊吃面,一邊愉悅地給蘇然講了很多公司里的趣事。只出耳朵,蘇然樂得輕松,聽得津津有味。

    “對了,這電影票你先收著吧。”唐宇斌從口袋里掏出電影票,交給蘇然,“我沒買錯吧?”

    蘇然掃了一眼,就把票收好了,抿唇一笑:“嗯,就是這個。”

    一大碗面下肚,兩人都飽腹感十足,再坐進車里總覺得不消化,就達成共識,散步去還有一條街遠的電影院。

    唐宇斌走在她的外側,比她走快半步,她就這么亦步亦趨地跟著。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壓馬路?”蘇然在心里好笑地想。

    兩人沒有繼續說話,但這一次的沉默很自然,至少蘇然是這樣想的。因為她一路都在欣賞夜景。

    二十多分鐘后,兩人來到了影院。蘇然沒有在看電影的時候吃零食的習慣,于是就和唐宇斌直奔檢票口,準備入場了。

    “不會吧?!”蘇然正準備從包里掏出電影票,卻摸了摸去只找到一張。

    唐宇斌低頭問她:“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張電影票不見了——”蘇然氣惱地又在包里翻了翻,突然發現了一個可疑的破洞!

    “大概是從洞里出去的。”唐宇斌也看到了,“咱們再買就是了。”

    蘇然抬眼一望,買票的隊伍排得很長,既然現在去買,也只能買下個場次的票了,豈不是又浪費了一張票?況且下個場次的時間似乎晚了點……

    “哎——”她重重地嘆了口氣,一時郁悶,“我往回走一段找找看好了!說不定才丟沒多久……”

    說著,她就掉頭往回走,身后的唐宇斌無奈地跟上,卻并沒指望她能找到丟失的那張電影票。

    “還是別找了,我們重新買兩張下個場次的就行。”他勸道。

    一直低頭尋找的蘇然抬起頭,正準備說點什么,卻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而那人顯然也看見了她,一面揮手一面叫嚷著:“蘇然——”

    “借過,借過……”那個身影就是夏磊。他一路擠到了蘇然的面前。

    蘇然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想躲著夏磊,卻沒想到被他眼尖地發現了。

    “你怎么在這里?”她瞪了他一眼。

    “我為什么不能在這里?”夏磊不甘示弱地反問。

    深吸了一口氣,蘇然已經完全忘記旁邊還站著個唐宇斌了,進入了斗嘴狀態:“那你說你來這里做什么?”

    “來這里當然是看電影了!難道你以為我在跟蹤你嗎?”夏磊挑眉。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被晾在一邊的唐宇斌終于忍不住插話了,“蘇然,這位是?”

    蘇然這才察覺自己把唐宇斌給忽略了,連忙歉意一笑,正準備開口,卻被夏磊給搶先了。

    “你好!我是蘇然的發小,我叫夏磊。”夏磊熱情地伸出手,“我聽蘇然說過你的,你叫唐宇斌,我沒記錯吧?”

    唐宇斌勉強一笑,和他握手:“是。夏先生,你好。”

    “你是蘇然的——”夏磊的話才說到一半,就收到了蘇然的眼刀,于是緊急剎車,“呃……總之和我就不用這么客氣啦——叫我夏磊就行。”

    “好,夏磊。”唐宇斌點點頭。

    夏磊掃了一眼蘇然手里攥著的一張電影票:“對了,你們怎么不進去看電影?”

    見蘇然神情窘迫,唐宇斌就代為回答了:“路上不小心掉了一張電影票,還沒來得及補買。”

    “阿磊??!小然有時候馬馬虎虎的,我這心里老是不放心。你去買兩張同場的電影票備用吧,要是用不上你就自己找伴看看也成……”

    “準岳母”的叮囑猶在耳邊,知女莫若母,夏磊深以為然。

    于是夏磊拍了一下腦門,從口袋里摸出了三張電影票:“哎呀!那太耽誤時間了——正巧我這里有三張,就是八點場的,快開始了,一起去看吧?”

    “你沒事買什么電影票,還三張?”蘇然狐疑地看向他。

    夏磊摸了摸鼻子:“還不是宋愷那家伙,要和女朋友約會,事到臨頭了發現忘記買電影票了。就偷偷打了個電話來讓我幫他買電影票在這里等著。我想著既然來了,就多買一張犒勞自己。結果那小子剛才又說,他女朋友臨時改變主意了,要去游樂場玩,不看電影了,這票就白買了。”

    “哦……”蘇然半信半疑地點點頭。

    “嗯,既然這么湊巧,時間也不早了,該進去了。”唐宇斌看了看手表,說,“今天多謝了,電影票的錢我改天找機會還上。”

    蘇然卻不以為意,瞪了夏磊一眼:“宇斌,你不用和他客氣——他不知道在我家里蹭過多少頓飯,都算成錢夠買好幾張電影票了。”

    因為夏磊始終打光棍,廚藝又相當一般,秦臻經常對他吃的“狗糧”看不過眼,所以常常讓他到家里一起吃。

    “哦,好……”唐宇斌笑得有些不自然。

    “快走吧。不用理他——”蘇然對他莞爾一笑,拽過他的手臂就往檢票口走去。

    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