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2eeg"><center id="m2ee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m2eeg"><center id="m2eeg"></center></acronym>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 > 月亮很美,你也溫柔

01

發表時間: 2021/07/10

鐘珥見過很多類似的場景——男人接過她遞過去的文件,顫抖著拆開,只看了一眼報告內容臉色就陡然變得蒼白,腿一軟跌坐在椅子上。

身旁的小寶見狀心疼地抱住他,奶聲奶氣地開口:“爸爸你沒事吧?摔痛了嗎?小寶給你呼呼。”

話音未落,男人被嚇到一般猛地掙開那雙小手,力道沒控好讓小寶摔坐在了地上,他板著臉冷淡道:“我出去買包煙,你在這兒待著。”

他走得匆忙,中途差點撞倒了走廊墻角的一盆海棠。這看在鐘珥眼里,有點像是落荒而逃。

海棠搖搖晃晃掉下兩片葉子,被風吹到小寶腳邊。他愣了愣,回頭望向鐘珥,天真的臉龐染上一絲猶豫:“姐姐,爸爸他……是不是生小寶的氣了呀?”

明明前兩天過來,爸爸還因為怕他采血疼買了好多零食來著??墒莿倓偹さ沽?,爸爸都沒有多問一句。

這樣想著,他語氣變得委屈,眼眶泛紅:“爸爸是不是不要小寶了呀……”

即便看過太多這樣的場景,鐘珥還是沒辦法習以為常。

她輕輕蹲下身,將小寶拉起來,拍了拍他褲子上的灰,柔聲道:“怎么會呢?小寶這么可愛,沒人會舍得生你的氣。爸爸只是出去買東西了,我們在這里等會兒,等他回來好不好?”

小寶抽噎著,噙淚的眼睛眨了眨:“真的嗎?”

鐘珥擦掉他眼角的淚珠,從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喏,姐姐看起來像是會騙人嗎?”

糖果然是哄孩子的秘方,小寶看到棒棒糖就收住了眼淚,重重點頭:“好!小寶相信姐姐!”

鐘珥松了口氣,萬幸她入了這行就養成了隨身備糖的習慣。

把小寶帶去休息室后,鐘珥找管理室大叔拿了鑰匙,打算去看下鑒定中心門口的監控。商店就在旁邊,買個煙而已,來回路程不會超過五分鐘,可剛才那位先生已經離開了一刻鐘。

路過接待室時,正撞上阿寧從里面出來,門留了個縫,隱約能看到房間里的身影。

鐘珥瞄了一眼,只看到一個瘦高的背影,剃著板寸,露出的脖頸上似乎文了個刺青。

“哎,鐘珥姐,正想找你呢。”阿寧沖她打招呼。

房間里的人似乎被這聲音吸引注意,扭過頭來。

鐘珥忙移開視線:“找我?”

阿寧點點頭:“剛剛來了三位客戶要做加急鑒定,孟妍姐和趙亮師兄的檢材排得比較緊,小惜臨時被委派了一個司法鑒定的案子,去醫院取樣了,瑩瑩姐今天又請假……所以想能不能麻煩你——”

鐘珥聽明白了。她因為馬上要休年假,要鑒定的檢材基本上這兩天都加緊弄完了,算是幾個人中比較空閑的一個。

“沒問題。”鐘珥應下,給了阿寧一把鑰匙,“不過要麻煩你幫我去趟監控室。之前那位梁先生說是出去買煙,但過了二十分鐘還沒回來,他孩子還在我們的休息室里。你看下監控里他有沒有去隔壁商店,如果沒有的話,給他打個電話。”

“好的。”

等阿寧離開后,鐘珥嘴角彎起一個職業微笑,推開接待室的門。

房間里有三個人,一個嬌艷女人抱著孩子坐在椅子上刷手機,剛才鐘珥瞥到的高瘦身影則站在窗前,目測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套著深色的連帽衫,僅一個背影就氣場十足。

寬肩窄臀,身材還不錯。

鐘珥走到他身后,友好地伸出手:“你好,我是青城鑒定中心的DNA鑒定師,鐘珥。請問先生怎么稱呼?”

她的手大概抬了十秒,對方才終于氣定神閑地給了反應。

“阮。”低沉喑啞的嗓音吐出簡短一個字,男人轉過身來,一只粗糲溫熱的手掌握住了鐘珥的,“阮輕寒。”

語調不疏不淡,他漆黑如墨的眼瞳在她臉上打量了一圈:“你好,鐘珥小姐。”

鼻挺唇薄,細長的單眼皮極為勾人,眼尾微微上揚,有幾分狐貍的面相。只一眼,讓她瞳仁猝不及防地猛縮了一下。

這個名字,還有這張臉,與她記憶里的那個人完美重合。

兩人隔得本就不遠,加上阮輕寒轉身又縮短了距離,鐘珥的身高勉強夠得上他的肩膀,兩人面對面站著,竟然有種靠肩依偎的錯覺。

鐘珥耳根子燥紅,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阮輕寒只覺得手里一空,眼前的人已經跟兔子似的躥出兩米遠,跟他保持著距離。

“你好,阮先生。”

他將手收到身后,捻了捻指尖。

鐘珥轉頭又跟嬌艷女人打了招呼。

嬌艷女人懷中的孩子看起來頂多兩歲,眼珠子骨碌碌地盯著她瞧,露出毫無防備的笑容。

孩子長得很可愛,她本想回以一笑,但一想到這孩子有可能是面前這人的骨肉,她心里就涌上一股說不明的滋味。

幾年不見,她還是只孤零零的單身狗呢,他倒是老婆孩子熱炕頭了。

關鍵是孩子他媽,鐘珥視線移到女人的臉上,精致的妝容,五官挑不出毛病,有點像幾年前一部大熱韓劇里的女主角,是很舒服又沒有攻擊性的長相。

別說是阮輕寒了,她也很“吃”這種“顏”。

只是,看起來養眼的一家三口,怎么會來做親子鑒定?

鐘珥狐疑地看了眼阮輕寒,清了清嗓子切進正題:“請問是想做哪種DNA鑒定?”

“頭發。”

“有準備樣本嗎?”

阮輕寒掏出一個迷你鐵盒,里面裝著幾根發絲:“最快要多久?”

“三天。”鐘珥說,“急的話到時候鑒定報告給你寄過去。”

“不用,我到時候過來拿。”

“……”

一板一眼的問答,公事公辦的語氣。阮輕寒投過來的目光,沉靜且毫無波瀾,看她就像看一個陌生人。

“鐘珥小姐還有問題嗎?”

禮貌又不失疏離。

鐘珥輕嗤:“阮先生還真是嚴謹呢。”

阮輕寒淡淡地回答:“謝謝。”

能把諷刺的話當作夸獎也是絕了,鐘珥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索性牽著小朋友去采集室取樣本。

等把必要的程序走完,鐘珥送客,不料阮輕寒都走出鑒定中心大門了又折回來。

“手機給我一下。”

他身姿挺拔,神情淡定。對視間,鐘珥覺得自己氣場短了一大截。

她按住外衣口袋,學著他的語氣:“阮先生還有問題嗎?”剛才還裝不認識,現在又想干什么?

阮輕寒沒答話,看了她一眼,手驀地伸向了她腰部……的口袋。

“哎,你干嗎呀!”

他突然的動作嚇了鐘珥一跳,她想拍開那只手,卻被他反握住。

他的手很大,掌心有薄繭,硬硬的,因為握得緊硌得她手腕有點疼。

鐘珥怔了怔,就看到阮輕寒另一只手已經拿出了她的手機。他居高臨下地看她,難得扯了扯嘴角:“我這份鑒定報告很重要,你是負責人,留個電話。”說完也不由拒絕地在她手機上一通亂點。

鐘珥看得心疼:“我剛買的手機,麻煩你輕點兒!”

阮輕寒側頭,正撞上她看過來的焦急視線,動作下意識地輕了一點。

一陣操作結束,手機回到鐘珥手上。她正想舒口氣,就聽到頭頂上方的善意建議:“鐘珥小姐似乎沒什么安全意識,要是不希望下次再被人搶走手機,建議你設個鎖屏密碼。”

“?”她還真沒見過搶完人家手機還要反回來再一通教育的。

壓住腹誹,她退后兩大步,也不看他,攤手做送客的姿勢。

“謝謝,不送,再見。”

這一忙完將近下班時間,鐘珥進休息室時已經不見小寶的蹤影,問過阿寧后才知道那位梁先生在離開一個鐘頭后又回來接走了他。

聊到這個,阿寧神秘兮兮地湊過來:“鐘珥姐,你知道我在監控里看到了什么嗎?”

“什么?”

“我看到梁先生去隔壁商店買了包煙,然后在我們中心門口坐了一個小時,把整包煙抽完了才進來的。他好像哭了,說要帶小寶走的時候,眼眶還是紅紅的……”

阿寧進鑒定中心剛滿兩個月,一直負責前臺和接待的工作,因為人長得乖巧嘴也甜,鐘珥還挺喜歡她的。

但此刻聽到她大剌剌地聊起客戶的私事,鐘珥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淡淡地警告了一句:“監控你看過就行了,不要把客人的隱私當成茶余飯后的談資。”

阿寧尷尬地吐了下舌頭:“鐘珥姐,我也就是跟你說說。跟其他人絕對不會提的。”

鐘珥點頭,“嗯”了一聲。

“哦,對了。”阿寧想起了什么,“我差點忘了,孟妍姐說讓你忙完去她辦公室一趟。”

鐘珥敲開孟妍的辦公室時,孟妍剛吃完外賣,正在收拾桌上的狼藉。這個點離晚飯還早,估計是才抽出時間吃的午飯。

“你來啦,坐。”抬頭瞥見鐘珥,孟妍利落地清理完桌面,倒了兩杯水。

鐘珥坐到沙發上,看她忙得差不多了,才開口問:“阿寧說你找我有事。”

孟妍坐在鐘珥對面,好整以暇地開口:“對,咱們認識好幾年了,我也就不繞彎子了?,摤撘o職了,我這邊在招人頂上,你的年假可能得晚點休,挪到月底可以嗎?”

現在是 10 月中旬,月底的話也就是再上十天班。

鐘珥假期沒有外出計劃,倒是無所謂。

她點頭:“可以是可以,不過瑩瑩辭職是怎么回事?”

瑩瑩跟鐘珥是大學同學,兩人當初同期進的鑒定中心,但比起鐘珥不咸不淡只把DNA鑒定當工作,瑩瑩遠比她更有熱情,用瑩瑩自己的話說就是“自己很喜歡在這種挖掘真相的過程里體會刺激的感覺”。

這樣的人,怎么會一聲不響說辭就辭了?

孟妍莞爾一笑,跟鐘珥解釋:“刺激太多也會產生免疫。她馬上要結婚了,聽說會和男朋友搬去榕城。”

“結婚?”雖說大學沒什么交集,但一塊工作這幾年,鐘珥自覺對瑩瑩也算是有所了解,之前一直以為她是單身,沒想到都要結婚了。

“是啊。”孟妍感嘆,“也就是前段時間的事,她被家里人催著相親,認識了一個投緣的對象,就閃婚了。”

難怪之前總是請假,還以為她家里出事了。

鐘珥雖然不太認同閃婚這種還沒熟悉就結成家庭的行為,但她自個兒也經常被家里人催著找對象,基本上能理解瑩瑩的心情。

沒立場評判別人的做法,她只好點點頭:“哦,榕城挺好的。”

孟妍看向她,戲謔地問:“你呢?不考慮也找一個?”

“我啊……”鐘珥腦海里浮起阮輕寒的臉,心沉了沉,敷衍道,“隨緣吧。”

“哪能隨緣呢?”

孟妍認識鐘珥的時候她剛從醫學院畢業,這幾年被自己帶進鑒定師行業也沒見她談過戀愛。上班的時候泡在鑒定所,下班的時候就宅在家里。

明明還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偏生活得像個老年人。

太佛系了,她都要看不下去了。

“這樣,我侄子你見過吧?上次來這兒找過我的。他在一家戶外俱樂部注冊了會員,聽說經常會辦一些戶外拓展活動,我讓他也給你報一個得了,你可以趁休年假出去鍛煉一下,順便認識點朋友,擴充下交際圈。”

鐘珥蒙了,這話題是怎么引到她身上的?

“孟妍姐,這就不必了吧……”

領導要是當起紅娘來,完全不輸鐘珥過年回爺爺家要面對的催婚親戚。

孟妍微微一笑:“當然要的。正好我侄子這段時間也不忙,你們倆一起參加也好有個照應。”

鐘珥知道孟妍是好心,再拒絕就顯得很不給面子了,盡管心里千萬個不樂意,面上還是答應下來。

“那就謝謝孟妍姐了。”

欧美性色黄大片_美国式禁忌_免费黄色视屏_ass大胆孕妇分娩pics_女人一看就湿的爽文_免费观看拍拍10000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