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2eeg"><center id="m2ee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m2eeg"><center id="m2eeg"></center></acronym>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 > 月亮很美,你也溫柔

03

發表時間: 2021/07/10

半明山腰,阮家別墅。

阮輕寒把車停在樓下,趙叔過來想接過鑰匙替他開進車庫,被他拒絕了。

“不用,我等會兒還要出門一趟。”

客廳里茶香馥郁,阮老爺子正頗有興致地煮著茶,聽見腳步聲掀了掀眼簾,見到阮輕寒笑著招呼:“過來。”

茶幾上擺著一套紫砂茶具,單獨兩杯已經斟上了茶,紅湯面上漂浮著幾片青褐茶葉,水汽升上來,帶著一股淡淡的醇香。

“這是閩北武夷的大紅袍,味道還不錯,你嘗嘗。”

阮老爺子生平沒什么愛好,鉆研茶道是唯一的樂趣。只不過阮輕寒沒有他那樣的閑情逸致,喝茶跟喝酒似的,啜飲一口,一杯見底。

氣得阮老爺子吹胡子瞪眼:“老子這是開湯第二泡,茶香正醞釀著呢,你喝這么快干什么?”

阮輕寒也不跟他吵,擱下茶杯,起身就準備走。

“等等——”還是阮老爺子先妥協,“說說,你哥那孩子怎么樣了?”

阮輕寒坐回沙發:“今天剛做了鑒定,報告還要等幾天。”

“要真是我們阮家的孩子,就早點兒帶回來吧。”

阮輕寒抬眼:“宋舒言呢?”

他哥阮輕寧前幾年剛接手阮氏生意時出了趟遠差,再回來時身邊出現了個女人,就是宋舒言。阮輕寧和宋舒言交往了兩年,其間還帶回家里過,阮輕寒當時不在,但聽用人說阮老爺子很不待見她。

之后沒多久,宋舒言就離開阮輕寧在青城消失了。

不承想半個月前,她又突然出現,還帶著一個孩子來到阮宅,指定是阮輕寧的。

阮老爺子吹了吹湯面的茶葉,哼了一聲:“一段孽緣而已,要錢給她就是。你哥下個月就要和顧家小姐訂婚了,不要影響到他。”

阮輕寒聽著,沒答話。

阮老爺子目光轉回到他身上:“你回來在家住多久?我讓人給你收拾房間。”

阮輕寒抬腕看了眼表:“不用了,我不住家里。”

“不住家里?”阮老爺子眼睛一瞪,“這么大個宅子還裝不下你嗎,非要出去租房子?你是,你哥也是,外面能有家里好?當你老子這里是酒店???”

阮輕寒:“……”

中氣十足訓了一頓,見阮輕寒依舊沉默,阮老爺子有種拳頭砸在棉花上的無力感,緩了緩氣,換了話題:“你那什么戶外野營公司搞得如何了?”

阮輕寒糾正:“是輕行戶外俱樂部。”

“哦,也沒什么差嘛。”阮老爺子小啜一口茶,“要是做不下去,可以回來公司幫你哥的忙。”

他自覺替小兒子考慮得很到位,不料小兒子聽完霍然起身:“不用了。”

也不知哪句話觸到了逆鱗。

阮輕寒大步往門口走:“我還有事,先走了。”

阮老爺子奓毛:“嘿,你個臭小子,老子話還沒說完呢!”

“嘭!”緊接而來的關門聲,將剩下的聲音截在喉間。

阮老爺子默了默,垂眼看著手中的茶。

嘖,好好的大紅袍,怎么突然就不香了呢?

墨黑色的汽車在高架上疾馳,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

半小時后,拐進了商業街后面的小巷。

比起前街的繁華熱鬧,這條街道顯得格外安靜清幽,路邊開著幾家網吧、民宿和書店,LED燈牌在暗夜中閃爍。

阮輕寒鉆進巷尾的網咖,從側門坐電梯上了三樓。

推開門,迎面一股麻辣燙的味道,一干人窩在沙發上分食著外賣,津津有味地看著電視。

三樓一整層被打通成了一個獨立的辦公室,空間很大,未經粉刷的朱紅色磚墻頗有種古舊的工業風。堆滿了書籍和地圖的銀灰色書架在墻邊排開,正對門的墻壁上掛著一只山羊木雕,旁邊是招牌——輕行戶外俱樂部。

這里是輕行俱樂部的根據地。

聽見開門聲,陸植山象征性地抬了個眼,筷子不好夾魚丸,他正煩躁呢,結果看到來人幾乎是噌地站起來。

“哎喲輕寒,我說你過來怎么也不打個電話?”他邊說著,腳往沙發底下踢了踢。

南尹和顧子堯也頗自覺,將茶幾上的垃圾撿拾好。

幾個人打從上學時候就認識了,相處這么些年,知道阮輕寒這人哪兒哪兒都好,就是有輕微潔癖,見不得視線之內有垃圾。

他很少來俱樂部,偶爾來一次,大家都會格外注意衛生問題。

阮輕寒把他們的小動作收進眼里,目光落在桌上的外賣飯盒上,抽了抽嘴角。

“最近手頭這么緊?至于三個人拼一份麻辣燙?”

輕行是拉了投資的商業俱樂部,主要承接和舉辦各種性質的戶外活動,旗下會員將近五千多名。顧子堯這個家里有礦的掛名經理就甭提了,陸植山和南尹都是小有名氣的商業領隊,一個月接的項目怎么著也夠敞開手腳吃喝了。

陸植山嘿嘿一笑:“夜宵嘛,不能貪多。不然晚上睡不著。”

顧子堯沒好氣:“屁,明明是我點的外賣你們非要湊過來分一口。”

“嗨,還不是怕你吃不完嘛。”

陸植山笑瞇瞇說著,轉頭看見南尹還在吃,眼睛一瞪:“哇!大南你放下我的丸子!”

阮輕寒挑唇,看他們打鬧了一會兒,才問:“妙妙呢?”

“被樓下網咖的研究生老弟帶去玩了。”

阮輕寒看了眼腕表:“等會兒出去吃夜宵吧,我記得前街有家燒烤還不錯。”

聽到這話,沙發上搶食的幾人停下動作,目光齊刷刷地看過來。

他們沒聽錯吧?

陸植山咂舌:“難得啊。你不是不喜歡吃路邊攤嗎,說用料不干凈、對腸胃不好?”

讀軍校那會兒他們幾個玩得好的經常趁夜翻墻出去吃宵夜,但阮輕寒從來不參與,每每一問,他的回答總是:路邊攤都是垃圾食品,對身體不好。

“是嗎?”

阮輕寒似乎很認真地思考了這句話,沉默半晌,無辜地抬眼:

“我說過嗎?”

欧美性色黄大片_美国式禁忌_免费黄色视屏_ass大胆孕妇分娩pics_女人一看就湿的爽文_免费观看拍拍10000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