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
  •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都市 > 我才是魔王大人

    第1卷 3、你攤上大事了!

    發表時間: 2021/08/03

    “吃什么泡面啊,我給你煮面條吃,”呂樹不情愿了,這么冷的天還得出門買泡面,這大過年的想要買泡面都得去隔著兩條街的24小時張東來便利店才行。

    “你煮的掛面一點味都沒有,我不吃,你去給我買泡面!”呂小魚不樂意了。

    “我不去,”呂樹說著就要換鞋了。

    “那你把你脖子上的小核桃敲了給我吃,”呂小魚眼睛里閃著光。

    “敲你妹啊,別惦記這個了成不成?”呂樹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自己脖子上的帶的玩意不是什么核桃,只是上面的紋路看起來像而已,只是有些發黑,圓的也有些不正常。

    這是隨著自己一起被遺棄在孤兒院的,看起來平平無奇。雖然呂樹經常詬病那個孤兒院里的員工都有點不負責任,但呂樹必須承認他們的人品還是挺端正的,不然這玩意也留不到現在他還帶著。

    這東西對別人沒什么用,可對呂樹來說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念想。

    萬一……他是說萬一,他的父母如果通過這個又想找回他呢,這不就是一個憑證嗎?

    雖然他對父母這個詞匯并沒有什么概念,自己這么多年一個人也活的好好地。

    當初有家長來孤兒院想要領養孩子,院長牽著他的手走到那對陌生夫婦面前時,他還對父母這個詞匯有過一絲期待。

    然而當對方嫌棄他體弱多病之后,那一絲期待也隨之煙消云散。

    自己好像,真的不太需要父母了吧,呂樹偶爾會這樣想想。

    但總歸真的要扔了它時……還是有些不舍得。

    “我再說一遍這玩意肯定不能吃,”呂樹沒好氣的說道。

    “別人的中藥我都敢喝,這有什么不敢吃的!”呂小魚不服氣。

    呂樹當時就尿了,你特么說的好有道理??!

    “呂樹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呂小魚平靜道:“去年你還幫我……”

    呂樹當時臉就黑了:“呂小魚你夠了啊……我給你說,你再看愛情肥皂劇,我就砸電視了!”

    “那你得賠房東800塊錢,”呂小魚冷靜分析道。

    “我去我去,我去給你買泡面!”呂樹轉身就出門了。

    站在門口的呂樹緊了緊自己的領口,洛城的冬季確實有點寒冷。

    忽然眼皮上感覺到了一點濕潤,他抬頭看去,不知道什么時候天空開始飄起細密的雪花。

    細碎的雪像是絨,緩慢的由天空向大地墜落著,飄零在地面上,屋檐上,呂樹的身上。

    自己和呂小魚的關系為什么會這么好?呂樹站在門口看著天際落下的白色雪花想著,其實他也不太清楚。

    大概是自己14歲過年時在孤兒院發燒的那天,呂小魚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自己被孤兒院里的其他人欺負時,呂小魚總是替自己喊來院長?

    也許是大家都無依無靠,抱團取暖?

    又或許是呂小魚毫無道理的信任他,依賴他,讓他有種莫名的責任感。

    “管他為什么呢,”呂樹笑了,既然這世上已經沒有父母沒有親人,多一個妹妹又有什么不好的?即便這個妹妹整天給他鬧幺蛾子。

    冬季的天色暗下來比較早一些,因為是大年初三,街上已經沒什么行人了,只有一些偶爾路過的貨車,過年還在跑貨,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啊。

    不知怎么的,呂樹忽然又想起來今天白天那位雜技表演者被帶走的事情來,那位表演者會是現在網上大家猜測的異能者嗎?修道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

    為什么這一切在過去都只是個幻想,卻在今年忽然像是要馬上走進人們的生活一樣了。

    今天還有一個人讓呂樹記憶深刻,就是自己出了后臺以后遇到的那個叫做知微的年輕人。

    呂樹想著那個有可能存在的、更加璀璨的世界,有點走神了。

    就在此時,風聲猶如破碎了一般向呂樹身前席卷著,漫天的飛雪在兩束巨大的燈光下顯的格外絢爛。

    那燈光來自身后,當呂樹回頭望去,刺目的車燈讓他些暈眩。

    可即使是這樣,他依然能夠辨認出那是一輛巨大的貨車,如同猛獸一般咆哮著向他沖來。

    剎車片與輪胎摩擦而起的尖銳聲、輪胎抓地的尖銳聲,一同響起。

    可是猛獸已經失控。

    只是剎那之間的時間流逝,空氣被擠壓的幾近扭曲,就在這漆黑的夜色里呂樹已經被巨大的猛獸給撞了出去。

    他的身體猶如斷線風箏般撞破了身后的雪幕,呂樹的世界似乎變的緩慢了,不知道為什么他忽然記起有人說,人死之前會瞬間回憶自己的一生。

    呂樹閉上眼睛想要抓住那一瞬的機會,看看把自己送到孤兒院的父母到底是個什么模樣……然而什么都沒有看到。

    呂樹覺得自己生命正在消亡,就像是世間所有美好事物都終將消亡一樣。

    此時他胸前的吊墜驟然間化成了灰塵,不,只是那堅硬到呂小魚拿錘子都砸不開的外殼,化成了齏粉。

    終于露出了里面的一粒說不上來是什么的東西,有點像是一顆杏仁,又有點像是一枚星辰。

    那枚星辰匯入他的身體里,隨著血液河流一路漂泊,最終停留在了呂樹的手掌之中,在它最終吐出一股暖流之后,徹底消失在了呂樹的感知之中。

    那股暖流猶如太平洋上由南向北而去的洋流,匯入呂樹的心臟。

    咚!

    咚!

    咚!

    強烈的心跳聲,于是心臟之中有一團白色的火苗重新燃燒了起來。

    是的,曾在他體內熄滅卻又重新燃燒的熾烈火苗,那種久別重逢的喜悅讓呂樹從未如此舒爽過。

    這熾烈的火苗本就該屬于他,似乎從天地出現以來,就是這個亙古不滅的道理。

    啪的一聲,呂樹摔在了地上再無聲息。

    貨車司機跳下車子,一臉猶豫的看著地上趴著的呂樹,他后悔如果不是自己疲勞駕駛就絕對不會出現這么一檔子事。

    司機慢慢挪向地上的少年,他這車買的是全險,幾百萬都賠得起,也不至于見死不救。忽然間少年動彈了一下,司機師傅驚疑之下走過去。

    結果還沒走到跟前,只見呂樹慢慢撐起了身子,滿臉都是血污:“你攤上大事了!”

    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