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m2eeg"><center id="m2eeg"></center></acronym>
<acronym id="m2eeg"><center id="m2eeg"></center></acronym>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都市 > 鄉村桃運小神醫

第1章 寡婦在我面前換衣服

發表時間: 2021/08/04

一座云霧繚繞的大山里,桃源村就坐落其中。

此刻,一個衣著樸素的男子正站在村口,望著村落幾個小孩在尿尿捏泥巴。

“五年了,我陳平安終于回來了!”

陳平安本來是村里一個有名的半瞎子,眼睛高度近視,一米之外的東西都看不清。

又窮又瞎,經常遭人欺負。

不過好在后來,村里路過一個神醫,將陳平安帶走治療,這一走就是五年。

直到今天,他陳平安治好眼睛,得一身神醫傳承,終于又回來了!

“先回家看看爹娘。”

陳平安正要往家走,突然發現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那是……張彪?

那里是王寡婦家吧,他去那兒干嘛?

陳平安記起張彪,那是村里有名的惡霸,五年前沒少欺負過他。

而他去的那戶人家正是早年喪夫的王寡婦,王麗萍的家。

陳平安感到很蹊蹺,跟了上去。

張彪站在門口,用力敲了幾下門,不一會兒,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少婦打開了房門。

看到來人的臉后,少婦臉色有些難看。

“張……張彪哥,是你啊,你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張彪盯著王麗萍,色瞇瞇的笑道:“怎么,麗萍,沒事兒就不能來看看你了嗎?你就這么不待見你彪哥我嗎?”

王麗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怎么會呢彪哥,只是我這幾天不是很舒服,就不接待彪哥來家里做客了。”

“什么?你不舒服?那我就更得進去好好看看你了。”

張彪看起來一副很是著急的模樣。

“這……”王麗萍見他按著門不讓關,只好緊緊把衣領提了提,“那……那你進來吧。”

張彪走進房間,看著前面王寡婦那風韻猶存,妙曼多彩的身姿,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彪哥,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王麗萍強笑著招呼張彪先坐,自己轉身到桌邊去給張彪倒水。

張彪看著王麗萍那彎下身來,被衣服緊緊勾勒出的身材,只感覺邪火上涌。

等王麗萍將水遞給他張彪的時候,他一把將王麗萍的手握?。?ldquo;麗萍,我喜歡你很久了,你就跟了我吧,你放心,彪哥一定好好疼你。”

“啊,彪哥,你干什么?”

王麗萍驚呼一聲,連忙將手縮了回來。

“麗萍,你就從了你彪哥我吧,絕對比你守寡舒服多了。”

張彪邪笑站起來,一把將王麗萍抱在懷里。

“不……不要……你放開!”

王麗萍悔得腸子都青了,之前想著雖然張彪名聲很差,但也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可誰能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

“麗萍,就讓哥哥好好疼你吧!”張彪淫笑著就要去親王麗萍。

可王麗萍又怎么會輕易讓他玷污自己,看著張彪抱著自己的手一口咬了上去。

“??!臭婊子,你他娘的敢咬老子,老子扇死你!”

張彪被王麗萍咬的齜牙咧嘴,用沒受傷的左手“啪”一聲扇在了王麗萍的臉上!

王麗萍的俏臉蛋兒瞬間被扇得通紅,淚水瞬間模糊了雙眼。

“靠,你個死寡婦,老子看上你就是你的福氣,一個寡婦也敢咬我?”

張彪似乎還不解氣,邊罵邊將王麗萍扔到床上。

就在他剛要撲上去時卻被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斷。

“王嬸,我爹媽在家嗎?”

張彪和王麗萍都愣住了,前者心中要罵娘,而后者則像是看到了希望,不再顧著張彪的威脅沖著門口大喊道:“小兄弟,救救我!”

張彪瞪了王麗萍一眼,隨后轉向陳平安。

張彪瞇著眼睛看著陳平安,感覺好像很是眼熟:“你……是我們村的?小子,不管你哪來的,我勸你還是趕緊滾,不要多管閑事,不然老子弄死你!”

聽到張彪的威脅,陳平安感覺很是不屑,這要是放在以前,陳平安恐怕早就嚇得連滾帶爬的滾蛋了,不過,現在可不是以前了!

陳平安笑了笑,道:“張彪,五年不見,怎么?不認識我了?”

張彪眉頭緊鎖,仔細回想著,隨后瞪大雙眼震驚道:“你是那個半瞎的廢物陳平安?你不是消失了嘛?怎么又回來了?”

王麗萍也難以置信,他是陳平安?!

“怎么,終于想起我來了?”陳平安云淡風輕的笑道。

確認他就是陳平安后,張彪也放下了心,一個半瞎子能干什么事兒?

想到這兒,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王麗萍,接著對陳平安露出了變態的笑容:“小子,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給我進來蹲在墻角好好看著我辦事。”

“二就是像以前那樣把你打的在地上爬不起來!”

陳平安“噗”一聲笑了出來,讓自己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這五年來,除了老頭子師父,就沒人敢這樣對自己說。

“讓我趴在地上爬不起來?就憑你這個廢物?”陳平安挑逗似的說道。

“小子,你找死,幾年不見竟然變得這么狂了!不過狂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張彪頓時惱怒,揮著拳頭就打了上來。

陳平安顯得很是隨意的伸出一只手便把張彪的拳頭輕易的握在了手中,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哦?付出什么代價???”

“這……這……這怎么可能?”

張彪用盡全力想收回拳頭,但卻發現無論他使出多大力,總有一股更強大的力在壓制著他!

“小子,趕緊給我撒手!”

“好啊,撒手。”

陳平安笑著左手一撒,隨后右手握拳直接打在張彪肚子上。

張彪瞬間飛了出去,身體縮卷成蝦米狀不停在地上抽搐著。

陳平安并沒有罷手,跟上去一腳又一腳的踩在張彪肚子上:“來說說,你到底要付出什么代價???”

“陳平安,哦不,陳哥,陳哥,我錯了,我錯了,您就饒了我吧,您就把我當個屁,當個屎拉了吧!”

張彪實在受不了了,連連求饒。

“滾。”

陳平安一腳將張彪踢向門口,張彪硬忍著痛從地上爬起來連滾帶爬的跑了。

張彪走后,陳平安將王麗萍扶起來:“你沒事吧?”

“沒……沒事。”

王麗萍看向陳平安的眼中異彩連連,“你真的是陳平安?”

陳平安點點頭。

王麗萍看著自己衣服已經被撕得破爛,于是轉身從衣柜里又拿出了一件衣服出來換。

她看了一眼陳平安,下意識是想讓陳平安出去的,但是一想到人家剛救了自己,而且他的眼睛就跟瞎子沒啥區別,于是就沒讓他出去。

王麗萍看了眼外面,確定沒有其他人了,才關緊了房門。

“平安,你先坐。”

陳平安嗯了一聲。

只見王麗萍走到衣柜,居然當著他的面脫下了衣服。

陳平安頓時瞪大了雙眼,身軀直感覺一陣血液沸騰。

這年頭女人換衣服都不避男人來嗎?

哦對,她肯定還以為我還是當年那個半瞎??!這下可占大便宜了!

看著眼前的女人很快的將衣服穿好,陳平安這才意猶未盡的收回目光,最后,他為了塑造自己還是個瞎子的形象,故意問了句:“麗萍姐,你剛才在干嘛呢?”

王麗萍的臉頓時紅的燙人,結巴道:“沒……沒干什么?”

陳平安心里暗笑,但表面上還是單純的點點頭道:“哦。”

王麗萍坐在床上很是好奇的問陳平安:“你五年前不是突然失蹤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陳平安笑了笑,道:“就是去城里打工搬磚掙錢,然后練了一身的力氣。”

王麗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如此,我說他怎么能有這么大力氣呢,竟然能把張彪都打趴下。

陳平安看她像是真信了,心中不由得苦笑。

哪是什么搬磚啊,唬她的罷了,五年前,他師傅將他帶走治療眼睛并傳他一身厲害醫術和本事。

不過在半月前,老神醫去世,為了完成師父遺愿和報答父母,陳平安這才歸來。

想到父母,陳平安語氣關切的問王麗萍:“對了,這些年我父母過的還好吧?”

“陳叔他們……”王麗萍看著他欲言又止。

“怎么了?說啊。”陳平安覺察出一絲不對勁,急切的問。

王麗萍咬了咬下嘴唇:“陳平安,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們家的房子已經被張彪的哥哥張虎霸占了,聽說陳叔他們現在可能過的不是很好,平時只能在狗窩里睡。”

說完,王麗萍小心翼翼地看了陳平安一眼。

“張虎!”

陳平安雙手死死握拳,只感覺有一團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你找死!”

欧美性色黄大片_美国式禁忌_免费黄色视屏_ass大胆孕妇分娩pics_女人一看就湿的爽文_免费观看拍拍10000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