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
  •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玄幻 > 龍戰天下

    第1章 恩師已去

    發表時間: 2021/08/04

    “師父,您這次一定能夠挺過去的!”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正跪在床前,淚如雨下。

    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正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如紙,傷口流出的鮮血,已經染紅了被褥。

    他微微笑了笑,用手輕輕撫摸少年的腦袋,說道:“為師這次恐怕是不行了。以后修行之路,得靠你自己了。師父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看到你成為這片大陸的強者。”

    “師父,告訴我,到底是誰?徒兒發誓一定會為您報仇的。”少年此時,已是泣不成聲。

    “忘了他!”中年人搖了搖頭,聲音微弱的說道,“他是武皇境的強者,羽翼眾多,你不是他的對手。”

    少年大驚,武皇強者,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整個天豐王國,都找不出一位武皇強者。

    “陳瓏,記住師父的話,刻苦修煉,你一定能夠一飛沖天的。”中年人的氣息,已經十分微弱了。

    “師父!”

    陳瓏哽咽道,“徒兒不孝,苦練三年,真氣不升反降,如今還……”

    他已經說不下去了,此時心如死灰。

    陳瓏本是棄嬰,被師父收養,師父對他就如同親生父親一般,他也一直刻苦修煉,希望不辜負師父的養育之恩,曾經他還有過一段小小的輝煌時期。

    陳瓏三歲習文,四歲習武,六歲就能自創刀法,十歲修為已經達到真氣5段,可謂是天靈宗,百年不出的天才。

    但十一歲那年,他的修煉就遇到瓶頸,真氣被吸入體內,運轉至丹田后,便無隱無蹤,而且他的修為,還在幾年的時間里,不斷下滑,直至停留在真氣一段。

    天才跌落神壇,帶來的絕不是同情,更多的是無盡的嘲諷。哪怕陳瓏心性堅韌,但外界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巨大的心理落差,換做常人,恐怕都無法承受,幸虧一直有師父在鼓勵,支持他。

    師父相信,修為下滑,一定是暫時的,扛過去之后,就是一片海闊天空。如今最敬愛的師父也要離他而去,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

    “咳!咳!咳!”

    師父劇烈的喘息著,“陳瓏,為師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繼續修煉金剛訣,不可一日懈怠。武道之路能走多遠,關鍵在于心性是否強韌。至于天賦,倒還是次要的。”

    “為師很欣慰的看到你,在面對逆境的時候,仍能保持武道之心,刻苦修煉。”

    “師父!”

    陳瓏,此時悲痛萬分,“我能堅持到現在,是因為一路有您的陪伴與鼓舞。如今……”

    中年人,握住陳瓏的手,語氣沉重的說道,“以后沒有我的庇護,一定會更加危險,所以你要學會忍耐。武道修行,不順之時,十有八九,為師希望你能挺過去。”

    “三年后,你18歲,”中年人的目光,帶著濃濃的期望,“心性應該已經成熟了,掘開我的墓地,那里有為師要送給你的東西。”

    “師父,掘墓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我……”陳瓏哽咽道。

    “你想讓我死不瞑目?”中年人的語氣變得急促起來,鮮血再次從傷口處涌出,“按為師說的去做。”

    陳瓏伏在地上,滿臉淚痕,聽到師父語氣不快,他連忙點頭說道:“徒兒謹遵師命!”

    此時,中年人的目光,已經開始渙散,一絲紅光,出現在他本已十分蒼白的臉頰。

    他喃喃自語道:“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零落成泥碾作土,只有香如故。我有仙心不滅愁,離世化作羽……”

    中年人的聲音,變得氣若游絲,最后已經完全不可聽聞。他睜大眼睛,面容平靜。

    陳瓏已經哭干了淚,他抱起師父,離開了小小的茅草屋。不遠處是潺潺的流水,一如既往的歡快。

    陳瓏用雙手在溪邊,替師父挖出一個墓穴,手指上的血滲入泥土中,他也渾然不覺。

    ……

    恩師,秦天明,天靈宗的外宗長老。年輕時,他是閃耀整個天豐王國的絕世天才,但幾次重傷后,修為連續下滑,最后一次,更是遭遇武皇境高手的襲擊,從此隕落。

    秦天明的一生,經歷了各種磨難,從整個王國的絕世天才,到成為一個普通宗門的外宗長老,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但他一直都樂觀開朗,所以陳瓏在他的教導下,也能積極面對武道中的各種得失。陳瓏的修為,從十三歲后,就一直都停留在真氣一段,在師父的開導與鼓勵下,他學會了從容面對。

    如今,恩師已去,世間又少了一位良師益友。

    陳瓏埋葬好師父后,恭敬的磕了三個響頭,便按照師父的要求,修煉起金剛訣。

    金剛訣將周圍的天地靈氣,不斷吸入體內。靈氣在經脈中循環運轉,沖刷著體內的肌肉與骨骼,陳瓏能夠明顯感受到,經脈變得更加開闊。

    靈氣經過運轉后,變為真氣進入丹田,一個極為模糊的影子,悄然出現,但又很快消失掉。

    進入丹田的真氣,也隨著這個模糊的影子,消失得無隱無蹤。

    “哎!”

    陳瓏嘆了口氣,“又白忙乎了!”但師父臨終前,告誡自己無論怎樣,一定要刻苦修煉,武道之心,在于堅韌不屈。

    想到這里,陳瓏再次運轉金剛訣,繼續吸納周圍的天地靈氣。

    此時,圓月高懸,繁星漫天,身旁流水潺潺,唯有陳瓏孤寂的身影,如石雕般矗立在墳前。

    不遠處,一位武皇強者悄然出現,他看到了眼前這一幕,不禁搖了搖頭。

    他早就得知秦天明收了一位弟子,據說修為一直停滯不前。如今親眼所見,居然才真氣一段。按這速度,再過100年都成不了一名武者。

    “廢物!果真是廢物!”

    武皇強者滿臉蔑視,他本來準備斬草除根,連秦天明的弟子也不放過,但看到眼前這情景,他覺得自己是多慮了。

    秦天明好歹也曾是天豐王國的絕頂天才,后半生凄慘潦倒,就給他留個守墓人吧。

    武皇強者,縱身一躍,化作一顆流星消失在天豐王國。

    三年里,陳瓏一遍又一遍的修煉金剛訣,真氣在體內流暢了十幾萬次,經脈被沖刷得極其堅韌。但真氣一到丹田,就消失的無隱無蹤,所以修為仍停留在真氣一段。

    不少宗內的好事之徒,偶爾也會過來看熱鬧。

    “看??!那木樁子就是陳瓏!”

    “怎么像個傻子一般!”

    “傻子?他曾經可是宗內百年不出的天才,不過修為才真氣一段,哈!哈!哈!”

    “他師父去世后,一定承受不了打擊,所以才變瘋了。”

    “瘋子!傻子!廢物!”

    “……”

    好事之徒,經過陳瓏的茅屋時,順便把能拿走的全部拿走,如今小茅屋只剩下一個空架子。

    如果不是有人憐憫他,估計連屋頂的稻草都不放過。陳瓏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謹記師父的遺訓:武道修行,不順之時,十有八九,要學會忍耐,特別是危險的時候。

    真氣繼續沖刷著體內的經脈,然后消失在丹田。

    丹田內,那個模糊的影子,竟會偶爾閃爍金光。

    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