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
  • 精彩小說盡在貝多游小說網!手機版

    您的位置 : 首頁 > 都市 > 神婿臨門

    第三章 我的女人在哪里

    發表時間: 2021/08/05

    秦錳只覺得面部呼啦啦,鼻梁骨盡斷,頗有些發蒙的自地面站起,搖晃著身子,心中殺機浮現,當即拔出腰間的那把匕首,指向對面的葉君臨。

    “你......最好現在給我跪下,否則勞資一刀捅死你!”秦錳面露猙獰,他乃秦家編外人員,可平日里為秦家辦事,又有何人敢給他臉色看?

    眼前的這個青年,他不認識,也沒見過。

    先前之所以沒有拔刀,就是忌憚葉君臨身上的一襲軍裝。

    然,葉君臨卻是沒有絲毫懼意。

    他乃至尊,當世無雙!

    跪?

    縱天子在此,他也有免跪之權。

    更何況,眼前的秦錳,不過是一個小人物?

    盯著秦錳,葉君臨的眸子中充滿了冰冷,深邃而又令人恐懼,嚇得秦錳忍不住向后倒退。

    “你說,你要我跪下?”

    葉君臨逼近,秦錳握著槍的手忍不住顫抖。

    “你說,你要一刀捅死我?”

    他大步上前,縱面迎槍口,可依舊強勢無比。

    曾在邊疆數萬顆子彈穿梭,曾遠遁海外奪某國重要高層人頭,葉君臨都不曾退縮。

    又怎會被區區一把刀給嚇到?

    “你......你別過來,我......我真的會捅死你,真的會捅死你的??!”

    面對葉君臨,秦錳的心都要被嚇破了。

    他見過不怕死的,可從未見過葉君臨這般無視槍口,表現的那么強勢從容的人。

    “那你就試試,你以為,就這一把破刀子,能傷的了我???”葉君臨聲音冷漠,可卻好似地獄中的魔鬼,震人心魂,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畏懼。

    終于,秦錳被逼到了墻角,他神色慌張,眼睛瞪得很大,臉上血肉模糊,聲音顫抖:“你退后......立刻給我退后!”

    “來,殺了我!”

    “??!”

    興許是被葉君臨逼的太緊,導致過于緊張。

    只聽秦錳一聲大叫,伴隨著一股腥騷味傳來。

    后方,站在那里的葉若曦嚇得小臉蒼白,以雙手捂住了眼睛。

    可是,當葉若曦緩緩張開雙手,通過手指縫望向前方時,卻是發現......自己的爸爸依舊強勢的站在那里。

    倒是被逼到墻角的秦錳,雙目無神,腳下有著一灘水漬。

    目視著眼前的這個青年,秦錳瞪大了眼睛。

    他剛才出手了,手持匕首捅向前方。

    凝眸望向青年,只見其面色從容,伸出一根手指,輕易的擋住了他的這一刀。

    這......

    這還是人嗎?

    秦錳連死的心都有了。

    人......怎么可能以一根手指擋下一把刀?

    這不科學??!

    除此之外,他被嚇尿了。

    “我只問一遍,我的女人,在哪里?”葉君臨宛若死神般盯著秦錳,低聲道。

    此刻,秦錳早已經被葉君臨逆天的行為嚇破了膽,慌張道:“我......我不知道,我的任務只是前來尋找證據,還有帶走您的女兒,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來,你是不準備說實話了!”下一刻,只見葉君臨伸手一翻,當即搶過了秦錳手中的匕首。

    “噗!”

    他出手快、準、狠。

    直接沒入秦錳手掌心。

    將其手掌釘在上。

    匕首穿透秦錳手掌,當即疼的他口中哇哇大叫。

    “??!”感受到那刺心的疼痛,秦錳下一刻便轉口了:“我......我說,秦家......秦家知道夏雨冰在哪,派我來的是秦家......??!”

    秦錳從未見過這般果決之人。

    他敢確信,一旦自己不說實話,那么下場極有可能就是被殺死。

    平日里游走各個家族,為秦家出各種任務,他什么樣的人都見過,唯獨眼前的青年,他從未見過。

    “秦家么?”口中念著秦家,葉君臨眸中猛然迸發出一股殺機。

    “是,是秦家,關于夏小姐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而且......我只是秦家的一條狗,他們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昨天晚上出動抓夏小姐的人,我并未參與,今天我知道來執行另一個任務,順便從這里撈點好處而已......”

    話音落下,葉君臨直接拔出了秦錳手掌的匕首,隨后盯著他道:“帶我去秦家。”

    “是......”

    秦錳也不敢廢話,急忙撕裂衣服,包住手上的傷口。

    至于葉君臨,卻是轉身走向后方,輕輕的將葉若曦抱在了懷中,溫和的問道:“曦曦,你怕么?”

    葉若曦抬起頭,看了眼秦錳,這才搖了搖頭,小聲道:“我不怕,媽媽以前看電視的時候,我還看到過喪尸呢!”

    “......”

    這話讓葉君臨心中頗有些不滿。

    曦曦才多大,夏雨冰那個女人竟然敢給她看喪尸,難不成夏雨冰有虐童傾向?

    后方,秦錳收拾完傷口后,便宛若狗腿子般的站在那里,見葉君臨抱起了葉若曦,這才開口道:“先生,我們現在可以走了么?”

    “嗯。”

    葉君臨點了點頭。

    緊隨著便跟著秦錳走出了別墅。

    走出別墅,秦錳當即便上了一輛寶馬車,而后恭恭敬敬的將葉君臨迎入車內。

    坐在后排,葉君臨腰間的衛星手機卻是忽然顫了一下。

    “至尊,十萬隊伍三日后抵達南河,望至尊指示。”

    見此,葉君臨只是回了一句“待命”。

    一旁,女兒葉若曦撲閃著一雙大眼,好似已經將之前發生的事忘記一般。

    可葉君臨,卻是忽然心中生出一種難受感。

    這些年來,想必夏雨冰那個女人也十分不容易吧!

    一個人把孩子帶大,又要處理公司的事情。

    當年,他臨行前說的話,而今終于可以實現了。

    “先生,雖然不知道您的身份,但我還是想提醒您一句,秦家如今乃是鄭市第一世家,不好招惹,您別看我這樣,但實際上,我自幼被秦家收養,平日里專門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您性格強硬,此行若去了秦家,還是低調些為好。”

    此刻,前排正在開車的秦錳好言勸道。

    他已經算是背叛了秦家。

    如果不能以葉君臨為靠山,恐日后多半要被秦家追殺。

    這是自秦錳準備背叛秦家的那一刻,便已經做好的打算。

    況且,身后的青年既敢孤身一人前往秦家,定然有著其底氣。

    “開好你的車,若能尋到夏雨冰,我保你不死......”

    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 <menu id="ssewi"><strong id="ssewi"></strong></menu>
    <menu id="ssewi"></menu>